摘要:日本防衛省8月31日公布的2016年度預算申請為軍費增加2.2%,達到5.09萬億日元,再創歷史新高。日本遲早要擺脫美國束縛“單干”,日本在外部有美國暗中支持以及出于日本國內政治需求。

專家稱日本想成世界一極 未來幾年不會挑起戰爭

日本防衛省8月31日公布的2016年度預算申請為軍費增加2.2%,達到5.09萬億日元,再創歷史新高。這份新的防衛預算申請一旦通過,將是日本14年來數額最高的防衛預算。而其未來的主要投資項目大部分針對中國。中國專家認為,日本目前投資的幾個現代化項目對中國確實構成一定威脅。

日本防衛省2016年度軍費增加2.2%達到5.09萬億日元

日本遲早要擺脫美國束縛“單干”

隨著新安保法被強行通過,安倍政府在軍事方面愈發燥動,如已經先后啟動建立防衛裝備廳的程序、著手修改自衛隊使用武器標準以及構想與周邊國家的“戰爭假設”等等。

雖然日本國內以及周邊國家對此多有擔心,但安倍政府似乎并無收手之勢。其如此逆天下維護和平之潮流而動,有著深層原因。

首先,安倍政府這樣做是借勢發力。

一、因在外部有美國暗中支持**

美國在追求亞太地區主導權過程中最突出的特點是亂中把握主動。不難發現,亞太地區絕大部分“熱點”背后都有美國的影子。現在美國想要激活日本這枚休眠多年的“閑棋子”,讓其為美國的亞太戰略發揮作用。

二、出于日本國內政治需求

因日本經濟近年來持續疲軟,其執政者地位不斷受到沖擊,安倍前面幾任首相執政時間都不太長。另外在海嘯和福島核泄漏等事故發生時,日本政府沒能及時拿出強力措施,這些因素導致日本國民期待出現一個強力政府,安倍正是在這種心理需求中生長并存在的。

安保法通過后,很多人問日本政府發動戰爭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首先要明確的是,日本能否發動戰爭要看美國的眼神兒。自美日結成聯盟那天起,日本就處于服從和服務于美國利益的地位。

隨著美國全球戰略重心東移,它極可能讓日本打“代理戰爭”,以便亂中獲益。這種“代理戰爭”與冷戰時期美國與蘇聯打的“代理人戰爭”不同,主要表現為日本人出錢、出槍、出人,而美國只提供情報或技術保障。從這點看,日本并非沒有挑起戰爭的可能。

目前,日本與周邊國家的矛盾主要表現為島嶼爭端。

自安倍2012年上臺以來,日本自衛隊軍事演習重點基本都是提高登島作戰能力。再看近期日本借著安保法推出與周邊國家的“戰爭假設”,這或許并不只是日本國內輿論的臆測,某種程度上也反映著安倍政府的一些考慮。

如此來看,安倍政府可能確有進行戰爭準備的意思。但也不可否認,日本在未來幾年內挑起戰爭的可能性還不大。因為日本的戰爭體系還不完善,它還沒有走完修改憲法的程序,日本自衛隊列裝的高技術武器裝備還不能滿足高技術戰爭的需要,還需進一步完善。

還有人問,隨著安倍政府推動安保方案通過以及進一步謀求修憲等,日本在通往所謂“正常國家”的路上越走越遠,那么日本會否趕走駐日美軍,擺脫美國“約束”呢?筆者這一點可以肯定地講,日本在軍事上“單干”是遲早的事。

從歷史角度看,美日聯盟是在特定歷史條件下形成的。聯盟簽約時,日本處于完全被動地位。隨著日本實力提升和國際環境變化,美日聯盟關系不斷由主仆關系向著平等關系方向發展,甚至有可能向著完全平等的地位方向發展。隨著實力不斷上升,日本不可避免地會追求防務的自主性。

現在已有一種說法,就是隨著世界多極化的發展,日本將會成為其中一極,屆時日本一定會謀求擺脫美國約束。目前日本好像還是俯首帖耳,那是因為它還沒有實力挑戰美國,還需借助美日聯盟的庇護發展壯大,當前美日兩國從聯盟中獲利的需求要大于分離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