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殲10B/C和殲10C到底有哪些區別?殲10C掛載兩枚PL-10和PL-15的照片,說明殲-10戰機已由早期的空優型逐步向多用途化發展,體現了中國空軍正在逐步提高中、遠距離空戰能力和對地精確度打擊能力。

殲10C罕見掛彈升空 中國空軍進攻時代正式來臨

近日,在官方媒體的新聞中首次曝光了中國空軍殲10B戰機掛載國產鷹擊-91超音速反輻射導彈攻擊雷達站的畫面。與此同時,互聯網曝光了殲-10戰機最新改進型殲10C戰斗機掛載兩枚PL-10和PL-15的照片

殲10戰斗機掛載的這些武器,說明殲-10戰機已由早期的空優型逐步向多用途化發展,體現了中國空軍正在逐步提高中、遠距離空戰能力和對地精確度打擊能力

努力解決長久以來,中國空軍空中進攻力量的“缺板”、“短板”。驗證了人民空軍正在堅定地加速實現從國土防空型向攻防兼備型轉變。

在信息化高技術條件下的局部戰爭中,攻勢防空的反擊戰已經成為各國防空最重要甚至是最好的形式。科索沃戰爭、海灣戰爭以及伊拉克戰爭等戰例向世界展現了一個清晰的道理:

在空中戰場進攻是最好的防御,僅僅抗擊而不反擊的防空必定面臨失敗。只有在空中進行有效地反擊,才能從戰略上取得主動權。單純的守勢防空作戰已經完全無法適應信息化高技術條件下的戰爭模式

殲10C

而要做到攻勢防空,就需要空軍發展進攻性武器。只有這樣才發展能夠有效突破敵人空防、摧毀敵地面和海上空基兵器基地或者作戰平臺的空中進攻力量。而這就對戰機的多用途能力,尤其是對地對海攻擊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從公開資料可以獲悉,殲-10最開始的定位是作為一款空優戰機來設計的,但是在殲-10研發之初,也就是十號工程剛剛開始時,中國國內沒有一款綜合性能較好的飛機

殲-8和其他機型只具備高空空高速的能力,而面對當時中國周邊國家普遍陸續換裝三代機的壓力,作為當時中國唯一的高性能殲擊機研究計劃,軍方自然期望它能具備完備的性能,例如可掛載精確制導導彈對地對海進行攻擊,但這顯然不能是一蹴而就。

進入新世紀以來,隨著中國國家綜合實力的發展,空軍的轉型也在逐步加速。對中國空軍來說,本著“小步快跑”的武器發展原則,在已有的作戰平臺上不斷進行改進,是一種符合中國國情的武器裝備發展模式。

而這其中改進的重點就是打擊系統的規模和彈藥配套問題,以及掩護系統中的電子突防系統的建設問題。此次曝光的殲-10改進系列掛載多型空空導彈、反輻射導彈就是在空軍加強這兩方面能力建設的體現

中國海空軍為何狂買殲16,第二批生產型大量曝光!

最近,一架殲-16黃皮機遭遇“盜攝”,進氣道邊的4位生產序列號大有玄機,0207這四個數字按照國機以往經驗,很明顯是第二批07架的意思,這意味著,殲-16多用途殲擊機的生產,正步入正軌。

最近一段時間,殲-16批產的相關新聞可是相當之多,但一些說法也大相徑庭。有說法,殲-16及其衍生的多用途電子戰飛機殲-16D(暫定名),將會批產300-400架之多,另一種說法,殲-16由于使用中航工業雷達院的多用途相控陣機載雷達不過關,遭遇難產。

但不論如何,殲-16是已經列裝了中國空軍,已經成為一種事實,證明了空軍做出了選擇。

前不久,來自農業臺一段反映空軍某試訓基地的新聞片段中,出現了帶有5位“7XXXX”戰術編號的殲-16戰斗機,已經“有圖有真相”,而作為平臺優化、航電火控系統脫胎換骨的新機,蹉跎一點也是理所應當。

農業臺上的空軍某試訓基地裝備的殲-16,那么,為什么可以斷定,殲-16的批產會成為未來一段時間中國空海軍國產三代半戰斗機的重中之重,甚至規模會超過殲-10B/C(甚至包括未來的D型)呢,那就要淡淡中國空海軍為什么迫切需要這樣的重型多用途戰斗機。

美國飛機墳場

需要看到的一點,多年以來中國空海軍作戰飛機的裝備都是航空工業部門提供什么,我們就買什么。而近10年來隨著殲-20的研制、殲-10B、殲-11B等三代改型戰機的研制生產,中國航空工業已經可以為空海軍提供更為優選的作戰飛機選擇,更重要的是根據作戰需求來設計飛機。

從歷史經驗來看,美蘇(俄)重型殲擊機都是采用多種機型搭配的形式。如美軍在90年代之前,大型對地攻擊戰術飛機是F-111“土豚”/EF-111“渡鴉”系列,傲嬌的F-15“不會為對地攻擊付出一磅重量”,而蘇軍發展蘇-30前身蘇-27PU的初衷,是為國土防空軍提供一種遠程截擊機,以取代圖-128、蘇-15之流,對地攻擊有蘇-24和蘇-27IB方案(蘇-34前身)。

西歐航空工業強國英法德的第三代中型戰斗機,如幻影2000和狂風系列,走的是一機多型的路線。

殲16轟6K巡航圖

幻影2000系列,既有主要負責奪取制空權的C系列,也有常規對地的D型雙座型和核攻擊的N型雙座型,狂風系列則有IDS/ECR/ADV(英軍獨有)三種型號。

長期以來,中國空軍走的也是多種機型搭配的形式。2000年至今,中國空軍作戰飛機中,殲-11、殲-10系列都是制空機型,而對地攻擊則是依賴飛豹甚至是轟六K這樣的機型,但上世紀90年代末、2000年代初引進的近百架蘇-30MKK,其多用途能力給中國空海軍以很大的震撼,為殲-16的研制埋下了伏筆。

在蘇-30系列之前,全球第一種重型多用途戰斗機就是美帝的F-15E“攻擊鷹”,既能掛載AIM-120奪取制空權,又能攜帶大量的精確制導彈藥充當“炸彈卡車”,“攻擊鷹”在羽翼未豐之際,就參加了“沙漠盾牌”行動,給世界以巨大的震撼。

F-15E系列衍生出的出口機型,在過去10多年間也成為美帝軍機出口的主力軍。對很多小國而言,“一機打天下”成為一種費效比更高的選擇,而對于中國這樣的大國而言,這樣的選擇更是一種必然。

未來10年,中國面臨的地緣政治和外部軍事斗爭環境,東南方向無疑是重點。

南沙島嶼爭端與東海釣魚島爭端以及臺海局勢,必須要求中國空海軍的戰術作戰飛機,能夠跨出近岸,在遠海爭奪戰區制空權,同時對敵水面和地面目標進行突擊。

殲16戰斗機

就在前兩天,中國空軍又組織了一次橫穿島鏈的遠海戰斗巡邏,蘇-30MKK掩護轟6K、圖-154電偵機、運-8電戰機前出島鏈,抵達戰巡位置,隨著伊爾-78的到位,蘇30MKI戰斗機作為中國首種重型多用途戰斗機,使用場景更加符合空海軍執行遠海戰巡的要求。

另一個需要看到的是,中國空軍愈來愈要求戰術飛機能夠全疆域作戰。對比美日等強敵,中國空軍的四代機還未形成戰力,單一個戰略方向上用于爭奪制空權和制海權的戰術飛機數量也不夠,因此長航程的重型戰術飛機是更好的選擇。

因此,在東海戰巡中,蔣佳冀所在的西部戰區空軍的殲-11某師也曾出現,就足以體現這一思想。

這樣的場景,催生了殲-16的誕生 全疆域抵達、遠海戰巡這兩項需求,對飛機的平臺,以及平臺所涉及的航程、內油、載荷、擴展性等指標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雖然說在現有的蘇-30MKK是個不錯的選擇,但經過多年使用后,空海軍總共不到100架的數量,腫么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