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要把F-15改造成戰斗轟炸機的目的

2015-07-02 51新聞網

近年來,升級后的Baz機隊已經參加了地區沖突。在以色列空軍對敘利亞和黎巴嫩真主黨目標的定期遠程轟炸(如2012年對喀土穆的轟炸)中,Baz機隊仍然表現出巨大的作用。

當F-15問世時,是一架純粹的空戰戰斗機,設計師們遵循了“沒有一磅重量用于對地”的設計思想。所以在F-15E“攻擊鷹”問世之前,以色列空軍到底是如何把他們的F-15一步步改造成遠程多任務打擊戰斗機的呢?這篇文章將為您解惑。

以色列為何要把F-15改造成戰斗轟炸機

需要一種能改變游戲規則的戰斗機

以色列人與F-15的戀情始于一項戰斗機采購,面對周圍阿拉伯國家不斷從蘇聯和法國購進越來越先進的戰斗機,以色列人坐不住了。20世紀70年代中期,以色列空軍飛行員赴美測試了F-14“雄貓”和F-15“鷹”戰斗機,最后他們選擇了老鷹,并賦予該機“隼”的綽號(希伯來語的“Baz”)。

1976年,以色列在“和平狐貍”對外軍售項目中接收了F-15首批訂單中的頭兩架單座F-15A和兩架雙座F-15B。這批飛機主要用于測試、訓練和評估,讓以色列空軍做好全面迎接Baz的準備。余下19架F-15A和兩架F-15B在1978年交付,裝備了泰勒諾夫空軍基地的第133中隊。

以色列為何要把F-15改造成戰斗轟炸機

1976年,以色列在“和平狐貍”對外軍售項目中接收了F-15首批訂單中的頭兩架單座F-15A和兩架雙座F-15B。

Baz的到來使以色列空軍的作戰能力有了質的飛躍,要知道此前以色列裝備的可是F-4、A-4和“幻影”系列戰斗機,Baz在70年代算是中東地區的最先進戰斗機了,好吧,伊朗不斷增加的F-14A機隊除外。

Baz很快就成了整個國家的驕傲,到今天仍然如此,只有最優秀的飛行員才有資格駕駛這種飛機。顯然這種專為空戰而生的戰斗機被視為以色列的守護者,是一種能確保以色列空軍保持壓倒性空中優勢的武器。

以色列的F-15A/B很快就證明了自身的價值,1979年6月27日在黎巴嫩上空擊落了5架敘利亞米格-21,9月又獵殺了更多的敘利亞飛機。在接下來的1981年2月13日,Baz擊落了F-15最初設計時的假想敵——一架高空高速飛行的敘利亞米格-25。

以色列F-15在“巴比倫”行動中承擔支援任務,這是以色列空軍對伊拉克核反應堆的一次大膽突襲,6架F-15為8架執行轟炸任務的F-16戰斗機提供空中護航。這次高風險任務獲得了巨大成功。

Baz機隊在1982年的黎巴嫩戰爭中又斬獲數十戰績。以色列空軍的摩西·馬姆海法-梅爾尼克是這樣描述Baz對付敘利亞米格時的壓倒性優勢的:

“我們一直在消滅黎巴嫩上空的敘利亞戰斗機,并且做到了最好。每支試圖越過邊境攻擊侵黎以軍的敘利亞戰斗機小隊都基本被擊落,偶爾會有掉隊單機逃脫,返回敘利亞告訴他人這里發生的恐怖事情。我們獵殺得很愉快,基本上擊落了所有起飛敵機,踩斷了敘利亞空軍的脊梁——米格-21和米格-23。對我們中隊而言,戰場更像是一個射擊場。”

20世紀80年代初,以色列空軍開始接收更先進的F-15C/D Baz。18架F-15C和8架F-15D在1982-1983年間交付,盡管這些飛機的外觀與A/B型區別不大,但在幾乎所有方面的性能都比前輩突出。

這些F-15C/D并不是用來取代A/B型的,而進一步加強和發展以色列所珍視并經過實戰考驗的Baz機隊,并將與不斷增架的F-16A/B機隊高低搭配。

Baz機隊在1982年的黎巴嫩戰爭中又斬獲數十戰績

以色列為何要把F-15改造成戰斗轟炸機

“木腿行動”——“鷹”式多用途戰斗機的誕生

1985年10月1日,Baz的作戰使用方式被完全改變。六架F-15D和兩架F-15C從以色列基地起飛長途奔襲1900公里,飛越地中海空襲了位于突尼斯海岸的巴解組織總部復巴。這次復雜而危險的打擊行動被稱為“木腿行動”,是為了報解組織謀殺三名以色列人,巴解組織聲稱他們是以色列間諜。

這次行動在當時是以色列空軍執行過的距離最長的任務,全虧了Baz的強悍的續航能力,尤其是C/D的內油比A/B增加約900千克,還能可以安裝保形油箱。此外以色列空軍新采購的空中加油機也幫了大忙,參加行動的兩架KC-707加油機同時還是空中指揮所。

以色列為何要把F-15改造成戰斗轟炸機

參加行動的兩架KC-707加油機同時還是空中指揮所

以色列的加油機采購于1983年,同時,給Baz增加精確制導打擊能力的念頭也開始滋生。到1985年,Baz機組已經接受了相關訓練,相關精確制導彈藥和裝備也已經準備好。

但是訓練和實戰的差別很大,可以說完全是兩碼事。

為了使任務獲得成功,以色列戰機在飛行中不能被北非國家、敘利亞甚至美國海軍艦船的雷達發現,結果就導致航線非常曲折,航程遠長于直飛航線。

為了營救可能彈射的飛行員,以色列在馬耳他外海預先部署了一艘搭載直升機的軍艦。此外以色列空軍在8架主攻F-15外又增加了兩架備用F-15,這兩架飛機在抵達第一空中加油點后就返航,以防主攻機隊的飛機出現任何機械故障。

盡管這次行動的航程是前所未有的,但F-15將在這次實戰中證明其強大的遠程打擊能力。實際上,F-15A-D本來就能通過掛載MK82、83和84等鐵炸彈獲得可觀的對地攻擊能力,但以色列空軍是唯一認真開發這項能力的用戶。

但對于“木腿行動”這樣的高精度轟炸行動來說,光能投擲鐵炸彈是遠遠不夠的。參加行動的6架F-15D經過了改裝,能掛載和引導兩枚907千克GBU-15電視制導滑翔炸彈,后座飛行員的角色也變成武器官,通過機腹掛載的雙向數據鏈吊艙遙控滑翔炸彈。

以色列空軍需要通過定點清除向巴解組織乃至全世界宣告:以色列空中力量能夠向躲藏在世界任何角落的敵人展開報復,并帶去毀滅性的后果。

以色列為何要把F-15改造成戰斗轟炸機

參加行動的6架F-15D經過了改裝,能掛載和引導兩枚907千克GBU-15電視制導滑翔炸彈

GBU-15從12000米高空投擲時的滑翔距離約38公里,不過在實戰中一般從7600米高度投擲,射程約19-24公里。主攻編隊中的兩架F-15C是最后向目標投彈的飛機,在機腹中線掛架用多聯彈射掛架掛了六枚227千克Mk82通用炸彈。

除了上述空地武器外,參加行動的Baz還掛載了AIM-7“麻雀”導彈,20毫米火炮也備彈940發(D型是510發)來對付空中威脅。

參戰噴氣機在任務前都遮住了所有國籍識別標記。

第一波三架Baz接近海岸線時投擲了GBU-15炸彈并準確擊中目標,很快第二波次三架Baz也投下了各自的GBU-15。

領機隨后加入最后兩架F-15C編隊,讓前5架已經投彈的F-15D轉彎向東返航,三架飛機進入目標區域,F-15C投下最后的鐵炸彈,F-15D領機則進行觀察并拍攝損傷評估照片。

以色列為何要把F-15改造成戰斗轟炸機

參戰噴氣機在任務前都遮住了所有國籍識別標記

幾乎所有炸彈都擊中了各自預定目標,完全摧毀了巴解組織總部。

以色列空軍的行動獲得了巨大成功,達成了作戰目標并消滅大量巴解組織成員(以色列空軍聲稱炸死了約60名巴解組織成員,其他方面聲稱死亡人數達數百人)。

盡管這次行動招致了來自美國等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但以色列人向世界表達的信息已再清晰不過。

以色列空軍意識到多年以來牢牢掌握地區制空權的F-15 Baz機隊能夠做得更多,可以成為瞄準以色列國境外敵人的威懾力量。

以色列為何要把F-15改造成戰斗轟炸機

幾乎所有炸彈都擊中了各自預定目標,完全摧毀了巴解組織總部

“攻擊鷹”和FAST保形油箱

雖然以色列對這次遠程攻擊行動的詳細信息保密,但美國情報機構事后肯定知道了以色列空軍是如何實施行動的。原來經過少許修改的F-15C/D Baz就能執行遠程打擊任務,這對美國空軍的F-15E“攻擊鷹”計劃無疑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

F-15E的設想起源于70年代中期,麥道公司和美國空軍已經構想出了“攻擊鷹”的多個不同構型。

在“木腿行動”后的短短一年,F-15E擊敗了F-16XL后進行了正式首飛,1988進入美國空軍服役,不過首批飛機并不具備完全作戰能力。

F-15E最大的特點之一就是安裝了保形油箱,這種安裝在機身兩側的3200升保形油箱也被稱為FAST包(燃油和傳感器戰術包),但并不是首次出現在F-15上。

事實上FAST包早在70年代中期就裝機試飛了,F-15C/D甚至改裝過A/B型都能安裝,F-15E的FAST包只是略有不同而已。

在麥道設想中,FAST包不僅可用于容納燃油,還能容納武器、電子設備、各種傳感器、火箭發動機、伙伴加油設備,甚至用來裝貨,當然最后除了裝油外其他功能都沒有實現。

以色列為何要把F-15改造成戰斗轟炸機

在麥道設想中,FAST包不僅可用于容納燃油,還能容納武器、電子設備、各種傳感器、火箭發動機、伙伴加油設備,甚至用來裝貨,當然最后除了裝油外其他功能都沒有實現

以色列為何要把F-15改造成戰斗轟炸機

事實上FAST包早在70年代中期就裝機試飛了,F-15C/D甚至改裝過A/B型都能安裝

美國空軍只在FAST包上發現了少量優點,只有部署在冰島和阿拉斯加的部分F-15安裝保形油箱用于執行遠程截擊任務。

以色列空軍卻發現保形油箱的在遠程打擊任務上的應用潛力,不僅能增加航程,還能讓以空空作戰為主的Baz搖身一變成為真正的重型多任務戰斗機。

與F-15E一樣,F-15 Baz保形油箱上的外掛點也能掛載空空導彈或炸彈,在掛載兩個機翼油箱和一個中線油箱后,Baz仍然能執行空地任務。所以直到今天,許多Baz一直掛著以色列飛機工業公司制造的FAST包。

從多方面來看,正是FAST包使Baz具備了“木腿行動”所需的航程,F-15D兩側翼下掛架需要掛載GBU-15,機腹中線又要掛數據鏈吊艙,所以除了保形油箱外不能掛任何副油箱。

以色列空軍對保形油箱的迷戀情節一直延續到今天,在采購F-16I時也明確要求能安裝保形油箱。

升級和最后的Baz訂單

到80年代后期,以色列空軍接收了另一批F-15C/D,其中部分飛機屬于最后批次。海灣戰爭結束后,美國為了感謝以色列在“飛毛腿”導彈的襲擊下沒有介入“沙漠風暴”行動,從路易斯安那州空軍國民警衛隊抽調12架F-15A和一架F-15B贈送以色列。

這些飛機抵達以色列后發生的事情至今仍不清楚,有人說這批飛機的狀況比以色列自己的F-15A/B糟糕,隨后只有那架B型進入以色列空軍服役,其余飛機可能被用于訓練或被拆解成零備件。

與此同時,Baz機隊也不斷進行小幅升級來提高對地攻擊能力。Baz的武器清單中增加了射程更遠的“瞪眼”空面導彈,使該機的防區外攻擊范圍提高到近80公里。雖然“瞪眼”沿用了GBU-15的遙控制導方式,是一種昂貴而難用的武器,但使Baz機隊以往任何時候更能夠打擊敵方領土內具有高度防護的縱深目標。

Baz機隊還引入了“怪蛇”4大高離軸角短距空空導彈和埃爾比特DASH頭盔瞄準具,飛行員只需盯住空中目標就能發射導彈。這也是F-15首次具備這種能力,要知道美國空軍的F-15直到十多年后才通過JHMCS頭盔和AIM-9X“響尾蛇”獲得了相似能力。

以色列為何要把F-15改造成戰斗轟炸機

Baz機隊還引入了“怪蛇”4大高離軸角短距空空導彈和埃爾比特DASH頭盔瞄準具,飛行員只需盯住空中目標就能發射導彈

1993年7月25日,Baz在“問責行動”中再次執行對地任務,打擊了黎巴嫩真主黨的目標。這是Baz第一次在有區域防空武器的環境中攻擊目標,而此類任務將成為Baz進入新千年后的家常便飯。

Baz2000和F-15I“雷電”

路易斯安那州空中國民警衛隊的那批F-15A/B成為以色列空軍接收的最后一批Baz,1994年以色列人購買了全新的F-15E“攻擊鷹”改型,也就是F-15I“雷電”(Ra'am)。

自從“攻擊鷹”進入美國空軍服役時,以色列就有意購買這種先進戰機,但遭美國否決。隨著1993年奧斯陸協定的簽署,以色列購買“攻擊鷹”的愿望也成為現實。10年前,也正是埃及-以色列和平條約的簽署開啟了以色列空軍裝備F-16的大門。

購買“攻擊鷹”面臨的一個主要問題是價格,其價格接近F-16的三倍,也是F/A-18的近兩倍,此外以色列空軍要在“攻擊鷹”的基本設計中集成特殊的以色列子系統,又進一步推高了成本。

為此以色列一度考慮轉而購買二手F-111“土豚”或更多的F-16戰斗機,從而獲得更物有所值的飛機。

但以色列人在英國萊肯希思皇家空軍基地仔細考察了F-111的操作后,發現可變后掠翼戰斗轟炸機的維護工作量是他們無法承受的。此外,F-111的空中自衛能力很弱,作戰時仍然依靠F-15的護航。

最后,以色列僅采購25架F-15I“雷電”,該機成為以色列空軍的最強戰斗機。為了彌補F-15I數量上的不足,以色列空軍又采購了100架更便宜的F-16I“風暴”(Sufa)戰斗轟炸機。

以色列為何要把F-15改造成戰斗轟炸機

最后,以色列僅采購25架F-15I“雷電”,該機成為以色列空軍的最強戰斗機

到90年代中期,隨著100架F-16I和25架F-15I訂單的落實,以色列空軍把資金重點放在了F-15 Baz深度升級項目上,讓F-15再繼續服役幾十年,該項目類似于美國空軍的F-15 MSIP(多階段改進計劃)。擺在以色列面前有兩個選擇,一是參加美國領導的改進項目,二是自主對Baz進行改進。

出于成本和集成特殊以色列子系統的需要,以色列空軍選擇了由本國企業升級Baz機隊。該項目被稱為Baz 2000,以色列空軍狀態最好的F-15A/B/C/D將通過升級獲得通用布局座艙,而這僅僅是一些列升級的開始。

Baz的許多升級內容移植自F-15I,其他則是Baz所特有的。Baz的雷達經過升級后能引導AIM-120先進中程空空導彈、座艙安裝全新的操縱桿和油門桿、引入多功能顯示器、安裝改進型數據鏈、更新了通信設備、集成新的電子戰設備、換裝新的任務計算機和導航系統(帶嵌入式GPS),當然散熱改進也是一個非常需要的改進。為了支持這些新的系統,Baz被徹底重新布線,而這本身就是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壯舉。

最終,在1995-2005年間,每架Baz2000在吞噬了令人難以置信的8000工時后,項目得以完成。以色列技術人員在升級中發現許多飛機的結構都存在細微不同,所以不能只是單純地裝進新設備,幾乎每架飛機都需要單獨定制安裝,整個過程非常艱苦。

Baz經過了昂貴的升級后,其外表看起來與十年前沒什么不同,但實際上該機更加致命,任務適應能力也更強了。

由于以色列最老的Baz壽命已接近耗盡,所以大約50架F-15進行了Baz 2000升級,升級后的飛機將能繼續服役幾十年。

以色列為何要把F-15改造成戰斗轟炸機

Baz經過了昂貴的升級后,其外表看起來與十年前沒什么不同,但實際上該機更加致命,任務適應能力也更強了

Baz雖老,但還能飛

今天的Baz機隊更具戰斗力,GPS制導武器(如JDAM)的出現使Baz擺脫了笨重的電視制導彈藥,能全天候精確攻擊地面固定目標。Baz現在和幾十年前一樣,仍作為防區外武器載機,但不同的是以色列現已發展出一系列的機載防區外彈藥。

此外,Baz的速度、航程和穩定性使其成為戰術偵察的理想平臺,在過去十年里經常能看到這些飛機在機腹掛載大型偵察吊艙。

以色列為何要把F-15改造成戰斗轟炸機

GPS制導武器(如JDAM)的出現使Baz擺脫了笨重的電視制導彈藥,能全天候精確攻擊地面固定目標

以色列為何要把F-15改造成戰斗轟炸機

Baz的速度、航程和穩定性使其成為戰術偵察的理想平臺,在過去十年里經常能看到這些飛機在機腹掛載大型偵察吊艙

因為Baz的航程和F-15I和F-16I不分伯仲,所以Baz機隊可以組成一個前沿網絡,每架飛機都成為一個指揮和控制節點,互相之間用數據鏈路共享作戰信息,并通過衛星把這些信息傳回數百甚至數千公里外的以色列指揮部。

當然指揮部也可以向這些戰斗機發布新命令,更新敵防空情報,其他友軍或戰略情報飛機也能通過衛星能向F-15B/D更新情報。Baz在獲得新信息后,能向其他沒有衛星通信天線的飛機分發信息。

以色列為何要把F-15改造成戰斗轟炸機

上圖這架Baz就安裝了高帶寬衛星通信天線,類似R2-D2機器人的半球形天線就安裝在機背環控系統排氣口后方。

傳統的指揮和控制飛機無法飛到敵人領空去投擲炸彈,但Baz可以。Baz同時執行幾項任務,如電子戰、攻擊固定目標、空戰,創造了50比0的空戰神話的Baz在今天仍然是很好的空優戰斗機。

Baz仍然面臨著新挑戰

近年來,升級后的Baz機隊已經參加了地區沖突。在以色列空軍對敘利亞和黎巴嫩真主黨目標的定期遠程轟炸(如2012年對喀土穆的轟炸)中,Baz機隊仍然表現出巨大的作用。

此外,Baz也參加了加沙地帶的沖突,最近一次是招致廣泛爭議的“國防支柱行動”。

對于以色列遠程戰斗機中隊來說,最大的敵人是伊朗及其核設施。顯然,單靠這一使命就能幫助日益老化的Baz機隊持續獲得升級資金。Baz掛載大型武器時的遠程奔襲能力,以及迅速在戰斗機、轟炸機甚至其他作戰角色中轉變的能力,使其成為未來突襲伊朗核設施行動中的必然參與機型。

Baz機隊還會持續升級,可能升級項目包括雷達、電子戰能力、整合新武器、新座艙顯示器界面,甚至是結構升級。

這項擬議中的升級項目至少能讓Baz機隊中的F-15C/D再繼續飛二十年,到時這些飛機將獲得F-35A聯合攻擊戰斗機的增援。

如果F-15C/D能獲得類似APG-63(V)3那樣的有源相控陣雷達,那么這種強大的雷達系統能成為以色列戰斗機機隊的力量倍增器。有源相控陣雷達不僅可以提供遠程態勢感知,在國土防空任務中發現低空飛行的巡航導彈和隱身目標,還能成為一種電子攻擊武器,讓以色列空軍進一步豐富已經鼓鼓囊囊的電子戰寶物袋。

這種雷達也能使F-35受益,像所有隱形飛機一樣,F-35最好的作戰方式就是不向周圍環境輻射任何電磁能量。所以,F-35可以通過數據鏈從身后幾十公里遠的F-15C/D獲得的信息,然后向空中目標發起靜默攻擊。美國空軍已經在F-15C/D和F-22上使用了類似的編隊戰術。

目前尚不清楚Baz是否會升級相控陣雷達,這取決于以色列人對F-35的印象。如果F-35獲得以色列空軍的青睞,必然會吃掉以色列空軍資金的很大一部分,多少會限制Baz的進一步改進。

如果Baz的進一步升級項目得到落實,那么在未來20年中該機仍將是以色列空軍的鋒利長劍和警惕哨兵,繼續書寫F-15在現代戰爭中的傳奇故事。

以色列為何要把F-15改造成戰斗轟炸機

如果Baz的進一步升級項目得到落實,那么在未來20年中該機仍將是以色列空軍的鋒利長劍和警惕哨兵

[原文鏈接]

捕鱼达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