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三翼面蘇30家族(下)

2016-06-10 51軍情網

印度展出的“超級”蘇-30MKI模型,安裝完善的電子戰套件,可執行防空壓制任務,集成的新武器將包括RVV-MD和RVV-SD空空導彈的出口型,這兩種導彈分別是R-73E和RVV-AE的后繼型號。

印度空軍的升級計劃

2015年6月,印度和俄羅斯就蘇-30MKI的中期壽命升級事宜進行了初步談判,但至今還沒有簽訂正式合同。

升級內容可能包括給蘇-30MKI集成各種印度制造的新硬件,如集成了導彈逼近告警接收機和“Tarang”Mk III雷達告警接收機的綜合自衛輔助套件、新通訊套件、數據鏈、安裝在翼尖的干擾機吊艙,以及最近增加的一套管理計算機。

蘇-30MKI

新座艙顯示器、雷達高度表和導航設備也在設想中,此外還可能包括能以更快速度處理關鍵任務和作戰任務的新計算機。

印度展出的“超級”蘇-30MKI模型,安裝完善的電子戰套件,可執行防空壓制任務

印度展出的“超級”蘇-30MKI模型,安裝完善的電子戰套件,可執行防空壓制任務

集成的新武器將包括RVV-MD和RVV-SD空空導彈的出口型,這兩種導彈分別是R-73E和RVV-AE的后繼型號。

RVV-SD空空導彈

RVV-SD空空導彈

RVV-MD空空導彈

RVV-MD空空導彈

季霍米羅夫也提出N011M“雪豹”雷達的兩階段性能和功能升級計劃,第一階段將保留PESA天線,升級軟件并提高處理能力;第二階段將換裝有源相控陣(AESA)天線,提高雷達的工作性能和可靠性。

目前進行中的一項升級是使蘇-30MKI能發射“布拉莫斯-A”巡航導彈。這種導彈重2500千克,高空發射射程可達300公里。蘇-30MKI最多可掛載3枚“布拉莫斯”,印度空軍計劃耗資11億美元采購200枚這種導彈。除“布拉莫斯-A”外,蘇-30MKI還計劃掛載印度自研“無畏”亞音速巡航導彈空射型,沿用為“布拉莫斯-A”研制的掛架。

“布拉莫斯-A”巡航導彈及其掛架

“布拉莫斯-A”巡航導彈及其掛架

“無畏”亞音速巡航導彈

“無畏”亞音速巡航導彈

2009年1月,兩架蘇-30MKI被送到俄羅斯進行航電和結構升級,準備測試“布拉莫斯-A”導彈。2010年5月,印度空軍決定對40架蘇-30MKI進行升級,使其能夠發射“布拉莫斯-A”。升級內容包括一臺新任務計算機,雷達和航電方面也有細微改進。但項目遭遇嚴重拖延,兩架測試機直到2015年3月才開始在印度試飛。

新的客戶

以蘇-30MKI為基礎,伊爾庫特公司研制出了三種具有相同基本機身、發動機和電傳飛控系統,但高度客制化的派生型。2003年8月,馬來西亞皇家空軍(RMAF)簽訂了18架蘇-30MKM(最后一個“M”代表馬來西亞)的采購訂單,價值9億美元。

蘇-30MKM使用法制航電取代了蘇-30MKI的大多數以色列和印度航電。該機具有更先進的備泰利斯CTH3022廣角衍射平視顯示器、泰雷茲敵我識別裝置,并兼容泰雷茲“達摩克利斯”瞄準吊艙和夜間低空導航吊艙(NAVFLIR),不過采用了俄制任務計算機和電子戰系統。

泰利斯CTH3022廣角衍射平視顯示器也被“陣風”戰斗機選用

泰利斯CTH3022廣角衍射平視顯示器也被“陣風”戰斗機選用

蘇-30MKM的前后座艙

蘇-30MKM的前后座艙

蘇-30MKI原型機在測試“達摩克利斯”瞄準吊艙

蘇-30MKI原型機在測試“達摩克利斯”瞄準吊艙

蘇-30MKM還引入了增強型綜合自衛輔助套件,包括薩博Avitronics公司的MAW300紫外導彈預警傳感器和LWS350激光告警傳感器,以及RWS-50雷達告警接收機。該機保留了科巴姆754伙伴加油吊艙的掛載能力。

蘇-30MKM的Avitronics光電傳感器陣列

蘇-30MKM的Avitronics光電傳感器陣列

蘇-30MKM的Avitronics光電傳感器陣列

第一架蘇-30MKM原型機在2006年5月首飛,第一架生產型于2007年春在伊爾庫茨克首飛,客戶驗收試驗在同年5月完成。18架蘇-30MKM在20076月-2009年8月間交付,裝備了馬拉西亞空軍駐貢科達的第11中隊。

18架蘇-30MKM在20076月-2009年8月間交付

18架蘇-30MKM在20076月-2009年8月間交付

第二種蘇-30MKI派生型是蘇-30MKA(“A”表示阿爾及利亞),俄羅斯編號蘇-30MKI(A)。蘇-30MKA使用俄羅斯和法國航電取代了蘇-30MKI上的以色列系統,但埃爾比特公司的SU967平顯(蘇-30MKI也用這種平顯)除外。法國提供的設備約占飛機總價值的10%,其中包括法國最先進的“泰利斯達摩克利斯”瞄準吊艙和“阿雷尼奧斯”偵察吊艙。

蘇-30MKA使用了埃爾比特公司的SU967平顯

蘇-30MKA使用了埃爾比特公司的SU967平顯

阿爾及利亞在2006年訂購了28架蘇-30MKA,合同價值15億美元,在2007年12月-2009年間交付。這些飛機的本地編號是蘇-30MKA/MKR,后者能掛載“阿雷尼奧斯”偵察吊艙。

阿爾及利亞在2010年又追加訂購16架蘇-30MKA,價值9億美元,在2011-2012年間交付。2015年4月,該國又下達了第三批訂單,涉及16架配置一樣的蘇-30MKA,價值大約10億美元,這批飛機應該在2016-2017年間交付。

第二種蘇-30MKI派生型是蘇-30MKA(“A”表示阿爾及利亞),俄羅斯編號蘇-30MKI(A)

第二種蘇-30MKI派生型是蘇-30MKA(“A”表示阿爾及利亞),俄羅斯編號蘇-30MKI(A)

俄羅斯的蘇-30SM

2012年3月,俄羅斯國防部開始訂購蘇-30SM,這種戰斗機將成為俄羅斯空天軍和俄羅斯海軍航空兵戰術戰斗機機隊的主力機型。俄國防部在2004年3月和2012年12月的兩個單獨訂單中為俄羅斯空天軍訂購了60架蘇-30SM,在2016年年中又追加訂購了另外60架,預計2019年交付完畢。在雄心勃勃的俄羅斯空天軍前線航空兵機隊重組和能力升級計劃中,蘇-30SM將取代所有的第一代米格-29前線戰斗機以及相當大數量的蘇-27。

蘇-30SM生產線

蘇-30SM生產線

俄羅斯國防部在2013年下達了海軍航空兵蘇-30SM的首個訂單,首批三架飛機已經在2014年中期交付。從長遠看,俄羅斯海航計劃采購50-57架蘇-30SM,取代全部蘇-24和蘇-24M戰術轟炸機、蘇-24MR偵察機、以及蘇-27戰斗機和米格-31截擊機。

蘇-30SM使用俄制航電設備取代了蘇-30MKI的印度和以色列制造的系統,其中包括雷達處理器、通訊套件、敵我識別裝置。該機在武器兼容性方面進行大幅改進,同時還升級了OEPrNK-30SM光電定位和瞄準系統。蘇-30SM能發射新一代RVV-SD超視距空空導彈,對迎頭目標的最大射程是110公里,此外還有高度敏捷的RVV-MD格斗彈,這種導彈是R-73的大幅改進型。

與出口型相比,蘇-30SM裝備的“雪豹-R”雷達提升了性能

與出口型相比,蘇-30SM裝備的“雪豹-R”雷達提升了性能

與出口型相比,蘇-30SM裝備的“雪豹-R”雷達提升了性能。首批生產型蘇-30SM保留了蘇-30MKM的大部分法制航電,包括CTH3022平顯和西格瑪95導航系統。蘇-30SM在2013年12月完成了試飛。

由于2014年烏克蘭危機期間西方對俄羅斯實行制裁,導致法國禁止向對俄羅斯出口防務設備,2015年出現的第二批生產型蘇-30SM去掉了法制航電。在這批飛機上,來自蘇-35S的IKSh-1M平顯取代了CTH3022,BINS-SP2慣性/衛星導航系統取代了西格瑪95,并增加了“希比內”-U電子戰(EW)系統,在翼尖可掛載主動雷達干擾吊艙。2015年10月,蘇-30SM在敘利亞作戰時就掛了這種吊艙。

第一批蘇-30SM的座艙基本和蘇-30MKM保持一致,包括CTH3022平顯

第一批蘇-30SM的座艙基本和蘇-30MKM保持一致,包括CTH3022平顯

第一批蘇-30SM的座艙基本和蘇-30MKM保持一致,包括CTH3022平顯

第一批蘇-30SM的座艙基本和蘇-30MKM保持一致,包括CTH3022平顯

2015年出現的第二批生產型蘇-30SM去掉了法制航電。在這批飛機上,來自蘇-35S的IKSh-1M平顯取代了CTH3022

2015年出現的第二批生產型蘇-30SM去掉了法制航電。在這批飛機上,來自蘇-35S的IKSh-1M平顯取代了CTH3022

伊爾庫茨克飛機制造廠制造的首批兩架蘇-30SM在2012年9月開始試飛,同年12月,兩架飛機交付阿赫圖賓斯克試飛中心完成了一個簡短的測試和評估試飛。2013年,伊爾庫特已經交付了14架蘇-30SM,裝備利佩茨克戰斗訓練中心,用于種子教官培訓和發展新戰術。

2013年,駐登納的第120混合航空團下屬的一個中隊成為首個換裝蘇-30SM的一線部隊,該團的第二個中隊也在2014年換裝該機。目前,第120團擁有24架蘇-30SM,其中4架在2015年9月前往敘利亞參戰。在敘利亞,蘇-30SM主要掛載R-27R/T和R-73空空導彈執行護航任務,偶爾會掛兩枚OFAB-250-270自由落體炸彈對地攻擊。

2015年10月,蘇-30SM在敘利亞作戰時在翼尖安裝了“希比內”-U干擾吊艙

2015年10月,蘇-30SM在敘利亞作戰時在翼尖安裝了“希比內”-U干擾吊艙

2015年,駐米列羅沃的第31近衛航空團開始接收首批5架蘇-30SM,剩余飛機有望在今天完成交付。屆時,這個團也將擁有兩個中隊24架蘇-30SM。同樣在2015年,駐俄羅斯遠東地區澤姆加的第23近衛航空團接收了4架蘇-30SM。該團已經裝備了蘇-35S,把蘇-30SM用于飛行員的換裝訓練和持續培訓,以及考核飛行。

俄羅斯海軍航空兵第一個換裝蘇-30SM的部隊是駐克里米亞半島薩基的第43獨立海上攻擊航空團,該團在2014年接收了3架飛機,2015年接收了5架,今年預計接收另外4架,從而達到12架的額定數量。這些飛機主要用于執行海上攻擊任務。

俄羅斯海軍蘇-30SM

俄羅斯海軍蘇-30SM

2015年5月,哈薩克斯坦空軍和防空軍成為蘇-30SM的第一個國外客戶,接收了首批4架蘇-30SM。12月,該國追加訂購了6-7架蘇-30SM,計劃共購買24架蘇-30SM。白俄羅斯有望成為購買蘇-30SM的第二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但因資金問題,訂單不會早于2020年敲定。

2015年5月,哈薩克斯坦空軍和防空軍成為蘇-30SM的第一個國外客戶

2015年5月,哈薩克斯坦空軍和防空軍成為蘇-30SM的第一個國外客戶

伊朗的意向

2014年12月,伊朗國防部首次透露有意購買蘇-30戰斗機,并在2015年1月與俄羅斯展開談判。

2015年8月25日,伊朗代表團首次參觀了莫斯科航展。代表團成員里有伊朗國防工業和政府的代表,包括伊朗副總統索瑞那·薩塔里和伊朗航空工業組織CEO馬努切赫爾·曼特基博士。代表團得到了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接見,雙方討論了購買蘇-30SM和在伊朗按許可證生產該機的計劃。

俄羅斯提交了為伊朗定制的蘇-30SME方案,主要系統與蘇-30SM保持一致,但自衛套件降檔。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空軍(IRIAF)迫切希望能在2018年開始接收首批48架飛機,以取代老舊的49架F-4D/E“鬼怪II”戰斗機。伊朗還有意讓伊朗飛機制造工業(MIAMI)按許可證組裝生產另外112架蘇-30SME,在2030年完成交付。

俄羅斯在今年的新加坡航展上首次展出了蘇-30SME模型

俄羅斯在今年的新加坡航展上首次展出了蘇-30SME模型

2016年2月16日,伊朗國防部長侯賽因·達赫甘準將率領一個代表團前往莫斯科與普京和俄羅斯國防部長謝爾蓋·紹伊古開始正式談判。俄羅斯國防部長在第二周回訪德黑蘭,雙方繼續談判。雖然紹伊古這次德黑蘭之行的主要任務是解決S-300PMU-2面空導彈系統的交付問題,但伊朗官員仍強調了希望能特許生產蘇-30SME的要求。

伊朗希望MIAMI在生產蘇-30SME上能實現70%的國產化率,以避免出現技術和維護支持問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空軍在20世紀90年代和21世紀初在其米格-29和蘇-24機隊上就遭遇過類似問題。

雖然聯合國對伊朗的武器禁運將在2021年解除,但雙方都宣布將在今年夏天簽訂第一份蘇-30合同。鑒于美國有可能攪黃這項軍售計劃,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空軍已經確定了備用方案。

蘇-30戰斗機發展脈絡圖

蘇-30戰斗機發展脈絡

[原文鏈接]

捕鱼达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