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全本小說 > 重生九零小富婆 > 目錄 > 正文內容 第1250章 小時候打過架,全文完

第1250章 小時候打過架,全文完

小說:重生九零小富婆 作者:酒女 字數:1954 更新時間:

  

第1250章 小時候打過架

四點半,余暉斜在半空,染紅了半壁天際,一位長相英俊的小伙子,差不多二十剛出頭,他笑看著身邊的姑娘。

“你說你家人會不會嫌棄我有點跛腳?”姑娘有些不好意的低著頭。

“不會,我還怕你嫌棄我家里窮呢!”小伙子臉上掛著十分暖心的喜笑容。

錢對于陳家人來說,只是個數字罷了,但是這句話對于未經世事的樂樂來說,足以讓她喘不過氣來。

畢竟這話代表著承諾,暗示著她們的未來。

“我不會嫌棄你家里窮,因為我家有的是……呃,不嫌棄你家里窮,因為我家里也算是有點錢!”

樂樂一激動,差點把答應母親的話給說穿了。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母親就告訴她,在生人面前或則與生活無關的社交場合,最好不要說她的身份。

樂樂長大之后也明白為什么,母親一路走來的不容易讓她對這種太過于照耀的事情很敏感,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人偷了空子,丟了性命。

二人依依不舍的分別后,歡歡就跟著那個叫羅鈞的小伙子去了華榮巷。

在大廈高聳入云,建筑物氣勢磅礴的京北來說,這華榮巷略微顯得破敗。

最高樓層也不過三棟十八樓的,其他的全都是中高層建筑。

眼瞅那小伙子就進了唯一的高層電梯房其中的一棟里,看來生活還是比普通居民要好一些,不然也買不起電梯房嘛。

歡歡跟進了電梯,見他按了十八樓,歡歡按了十七樓,到了十七樓歡歡走出電梯,改為步行走到十八層。

就在這時候就看見那羅鈞一臉驚駭的看著站在1801號房門口的一位老媽子:

“房東,我下個月一起交房租,求您了,再寬限一個月!”

歡歡眼珠子都瞪掉了,窮的?……連……房租都交不上了?

這個死丫頭,估摸著回去要是說了,老媽一定一頓數落她,當下歡歡轉身就要走。

一來也查清楚這貨的生活環境了,二來,他總不能老在樓梯口裝作找東西吧?

“這都欠了三個月了,啊?你有錢給你女朋友買這買那,有事吃大餐啥的,你咋就不先給我交了房租呢?”

老媽子似乎也是被氣的夠嗆。

“不是大媽,這……我……其實我這么說吧,我那女朋友特有錢,京北首富,到時候還差你這點兒錢?我把你這整棟樓給買了都不成問題!”

剛要掉頭走的歡歡突然頓住了腳步。

“就你這窮酸樣,還什么首富,你知道京北首府姓啥嗎?瞧把你拽的!”

“姓陳啊,誰不知道啊,我女朋友她媽就是陳家集團的一把手,還能缺了你那幾個房錢?”

“我操你大爺!”宋歡一個跨步上去,一拳下去讓羅鈞的世界頓感一片漆黑……

“我不信,他怎么可能知道我的身份?我反倒是覺得他不嫌棄我坡腳就是跟別人不一樣!”

夜風如水清涼一片,撂著房間里的落地紗窗,也撩撥著少女情竇初開的心。

“我告訴你樂樂,咱倆雖然是一個整點兒出生的,但是智商咋就相差辣么大呢?你最好是給我理智一點!”

歡歡見說不動,只能百出一副當大哥的模樣開始數落了,哪怕早出生半分鐘那也是大哥不是?

“我很理智,他家的條件確實很差啊,租房咋了?他又不是撒謊!”

樂樂似乎還在鉆牛角尖,壞的問題壓根一絲都沒鉆進她腦子里。

“我告兒你,我還寧愿贊同你和那個陳憲宗交往,好歹在部隊里聽到他的名聲還是不錯的,這個叫什么羅鈞的,讓他見鬼去吧,你要是不死心,我這兒就跟媽說這事兒去!”

“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是不是覺得我怕媽知道啊!”

樂樂頭一次對哥哥扯著嗓子吼,歡歡也是愣了那么兩秒鐘,被這么一激將,還真去告訴陳雙了。

樂樂拉開抽屜,里頭有個銀鐲子,特別好看,雖然不是很貴,好歹也是他送的頭一件禮物。

看著這銀鐲子,樂樂的心情似乎一下子晴了。

誰知道正沉浸在青澀的回溫世界中,母親披著一件外套靠在門口正看著她。

樂樂趕緊站起來:“媽!”

“坐下!”陳雙倒了一杯茶放在她桌上:

“樂樂,咱家確實不缺錢,但,有錢的人和沒錢的人之間的差別你知道嗎?”

樂樂想了想:“差別,有錢人已經努力過得來的財富,沒錢的人只不過是還沒來得及努力!”

陳雙嗤笑,她的寶貝女兒還是在為那個窮小子說話,陳雙所指的意思根本不是這個:

“你了解的只是片面,你有沒有想過,有錢人的錢是從哪兒來的?在努力和拼搏的過程中,除了錢以外,你還會收貨很多用錢買不到的經驗,心靈的沉淀,以及打敗站在高處不勝寒時的膽怯,

還有驚濤駭浪時大起大落的人生,經歷過這些后,你會發現,再大的風暴,不過如此,而對于一個窮人來說,特別是想走捷徑的窮人來說,

他一輩子都無法經歷這些磨難,就更不會珍惜眼前所得和心所沉淀,和自己的一生,連對待自己這一生的抱負都沒有,又談何珍惜感情珍惜你呢?”

樂樂低著頭緊緊地抓著自己的衣角,她知道母親說的每一句話都是人生的典故,她都懂。

“那……那我要是,和他一樣窮呢?是不是就……”

“要是一樣窮,他就不會看上你了,我的傻姑娘!”

陳雙吃笑著說道,親昵的愛撫著她的腦袋,陳雙轉身離開留給她空間自己好好想想。

躺在被窩里的時候,陳雙柔聲道:

“德凱,我感覺樂樂還是自卑自己的腳!”

陳雙剛才沒提這事兒,但是心里很明白,她現在覺得,一個男孩子不管怎樣,首先不會笑話她的腳,或者是不嫌棄她,對她來說就是一種天大的恩賜了。

可是,這是種可怕的自卑感,這種自卑感會把一個人的靈魂壓垮。

“其實去年老陳就跟我說過這事兒,只是那時候咱家樂樂才十八,我就給推辭掉了。”

宋德凱翻了個身,將陳雙抱在懷里:

“你知道老陳家兒子是誰不??”

陳雙把他不老實的手掰開,嘀咕著都這把歲數了還不能睡個安穩覺?:

“我都沒見過,我怎么知道?”

“嘖,你忘啦?小時候在軍幼教,上二年級的那個大胖小子,整天欺負咱家樂樂的那個,回頭還被歡歡和樂樂給一起揍了一頓,他家的家長都來找過,不過來的是他太太,你可能忘了吧!”

“嘶!”陳雙眼珠子一轉,這還了得,該不會小時候給打出癔癥了吧,這是打算終身制報復呢?

全文完

  

上一章 返回目錄 返回書頁
捕鱼达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