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全本小說 > 寒門狀元農家妻 > 目錄 > 正文內容 第499章 番外蘇氏夫婦榮歸故里

第499章 番外蘇氏夫婦榮歸故里

小說:寒門狀元農家妻 作者:湘君 字數:4075 更新時間:

  

天福十九年,蘇辰回零陵郡辦事,喬寶瑩私下里跟隨,夫妻兩人向來不曾分開,此次亦然。

他們要回零陵郡的消息傳開,零陵郡的地方官員收到消息早早的候著了,天色暗下來,一隊人馬出現在眾人的面前,喬寶瑩和蘇辰還在聊著小時候的記憶,就聽到外頭傳來鞭炮聲音。

喬寶瑩下意識的挑簾看去,只見馬車外圍滿了百姓,個個笑臉相迎。

而守在馬車左右的兄弟兩人卻是新奇的看著零陵郡的百姓。

“娘,你還說咱們這一趟回鄉要低調,眼下看來咱們想低調都不成了。”

喬寶瑩看向嘴貧的大兒子宋子衍,轉眼孩子已經二十五歲,卻還沒有娶親,再看看二兒子宋子乾,此時也是十九歲了。

兄弟兩人長相隨了蘇辰,身姿挺括,坐在高頭大馬之上不知有多吸引人,兩人平時不笑的時候,一臉的不怒自威,令身邊人都不敢造次,有時候被喬寶瑩瞧見,總是被她逗笑,兩兄弟很是無耐。

喬寶瑩放下簾子,看向正在看書的蘇辰,這一次回鄉,唯有女兒書蓉沒有跟來,她已經在三年前嫁入榮國府,這會兒膝下尚有一歲的孩子需要管束,所以有些遺憾。

“蘇辰,你激動不?好多年不曾回鄉了。”

蘇辰其實根本沒有心情看書,只是他怕失態,故意為之,此時被媳婦點破,有些裝不下去,伸手將媳婦攬入懷中,笑道:“我倒是明白當年師父回鄉的感覺,好在咱們兩人帶著孩子回鄉尚年輕,走得動。”

喬寶瑩也跟著笑了。

“二姐不知怎么樣了,邵家寶三年前高中,如今上任許州,他們卻還要留在家鄉,若是二姐一家能去許州,咱們隔得也近些。”

喬寶瑩感覺可惜,如今在京城,只有莫情和白九陪著她,大姐和大姐夫在燕北行商,偶爾也只有李欣然帶著媚丫頭過來看看他們,而二姐一家卻一直留在零陵郡。

喬六一生只生了一子一女,大女兒邵娩媚嫁入燕北大姐家中,二兒邵家寶在十三歲那年送來京城,由喬寶瑩照看,蘇辰指點,二十三歲中狀元,如今已成為一方知縣。

這一路上多受人擁戴,馬車走得極慢,再往前行駛,就聽到不少官員的道賀聲,馬車不得不停住了。

很快蘇辰一家被迎入知州府邸,身為朝中丞相,這些地方官員誠惶誠恐,深怕有所得罪。

喬寶瑩吃飽洗漱后回到堂房前坐下,白九便端著小點心進來,來到喬寶瑩身邊小聲說道:“夫人,我倒是不小心聽到伍知州與夫人對話,似乎有心將家中嫡女與大公子成就一樁好事,恐怕明個兒知州夫人便會過來尋夫人一聚。”

說起來他們的兩個兒子如今長相出眾,身姿貴氣,又是拼爹的時代,的確走到哪兒都是香餑餑,就如當年的蘇辰,甚至更盛。

喬寶瑩笑了笑,“我向來講究戀愛自由,咱們家底豐厚,不用靠著孩子錦上添花,倒是希望兩孩子能尋到自己真心實意之人,開心的過完一生。”

白九畢竟是這個時代的人,自是不明白喬寶瑩的用意,總感覺蘇家如此之貴,自然選的兒媳婦也不能太差,伍知州是寒門出身,家族沒有底蘊,大公子如若娶親,最應該選京城里的貴女才是,將來還能幫到夫君。

第二日知州夫人果然過來尋喬寶瑩,喬寶瑩卻是裝做不知,直接將自己的戀愛觀說出來,并說自己不打算左右兩孩子的婚事,她現在跟蘇辰過著小日子,才不想這么勞累。

知州夫人驚愕,她倒不知丞相夫人如此看得開,于是也不好再提,回去后便將此事壓下了。

蘇辰將零陵郡的事辦好,才帶著一家人往林源縣去。

林源縣的碼頭已經建得很寬闊,每日來往的船支極多,這一日碼頭卻圍滿了人,尤其是蘇家族人,蘇家的族長帶著族中重要的幾人位列前頭,就等著蘇辰的船到岸能第一時間見到他。

便是林源縣的知縣也只能站在了族長之后。

蘇家新族長叫蘇明萊,此人年紀三十,很會做生意,原本喬寶瑩給蘇家族人不少資源,也培養他們做生意,蘇家的產業眾多,族人也跟著成了林源縣的富紳。

而在蘇家族人的不遠處還站著喬家人,他們雖不站在一塊,卻都是靠近堤岸邊,喬家為首的正是喬六和邵南,身后還有家中子輩。

喬六很盼著這個妹妹回來,雖然這一次回來的有些高調,卻還是很欣慰,多年不見,都老了,再過幾年,他們恐怕也不能長途跋涉。

河水上出現了三艘大船,喬寶瑩站在欄桿上分辨,首先看到的是喬六,高興壞了,指著喬六對蘇辰道:“船靠那邊堤岸,我想二姐了。”

蘇辰寵溺的看了她一眼,立即吩咐陳意,叫人將船靠近那邊,蘇辰自是知道媳婦的小心思了,岸邊站的最多的是蘇家的族人,而喬家的族人少些,還被擠到了邊上,看這模樣就知道這個中的機鋒。

媳婦想給喬家人面子,他做為夫君自然也不能拂了她的意。

眼看著船要過來卻忽然轉了個彎,往喬家族人那邊靠近,蘇明萊臉色極不好看,林源縣的知縣似乎也明白了一個事實,看來蘇丞相多年如一日的寵著喬氏,這不,好不容易衣錦回鄉,也是向著喬家人的,看來以后喬家人行事,還得多擔待一些。

船靠岸了,喬六和邵南很是激動,在兩人身后的是喬家院的人,他們自覺有愧,不敢靠近,卻是擠在人群里看著。

喬寶瑩腳步飛快的從船上來來,倒把身后的三個男人給嚇著了,這河水可深了,蘇辰一向關心則亂,另外兩個兒子也擔心著母親樂極生悲,頗有一種角色顛倒過來的嫌疑,平素里也是兄弟兩人加緊的護著母親,從小到大,不知不覺。

喬寶瑩下來,就撲喬六懷中了,兩人又笑又哭,蘇子衍兄弟兩人都忍不住想笑,不過卻守在母親身邊,免得被人擠下河去。

蘇辰拉了拉喬寶瑩的手,“好了,見到面了,看你念叨了幾年,咱們先回城里去,時日還長,這兒又不安全。”

喬寶瑩有些不好意思的松開喬六,感覺再看喬六,老了不少,記憶中的二姐很年輕,這不還有富態了。

“二姐,咱們先回城。”

說著,兩姐妹準備離開,那邊蘇家的族長帶著人擠了過來,蘇辰不得不與他們應酬。

一行人鬧鬧哄哄的回到林源縣縣城,蘇家族長早已經為蘇家一行人已備下了臨時府邸,誰知路上喬寶瑩說想去二姐的府里住著,蘇辰由著她,于是一行人沒有跟著蘇家族長前去,卻是跟著喬家的車隊回到了喬六的府上。

喬六在縣城里早已經備下產業,家里院子很寬,還特意將主院讓了給他們一家人住,喬六和邵南卻住側院去了。

喬六的一雙兒女都不在身邊,如今在身邊的多是邵家的子侄,還有喬家的子侄,他們也不住在府上,平素會過來看望兩人。

其實他們人不多,只是蘇辰身為丞相出行,身邊帶了護衛,時不時又還有地方官員與才子拜見,得有個府邸安排。

邵府雖小,但耐不住喬寶瑩歡喜,地方小了,蘇辰招待人的時候就極為簡略,蘇辰身為丞相,人家都崇尚簡樸,其他人自然也不敢有怨言,只是郁悶的卻是蘇家族長。

原本蘇家族人借這一次丞相回鄉,安排寬敞的府邸,再借機與各方權勢結交,提高蘇家人的地位,甚至增強蘇家人在林源縣的控制。

然而希望落空,全因喬寶瑩的幾句話,而蘇辰看在眼里什么也沒有說,沒把蘇明萊給氣死,喬家這邊的人卻是高興壞了。

原先蘇家族人還壓喬家人一籌,如今看來可未必了,畢竟蘇家目前為止只出了一位蘇辰,其中子輩多是秀才和舉人,考上功名的卻沒有,當然也有不少族人送去京城族學,卻還是不成氣候。

可是喬六的兒子邵家寶卻得到了蘇丞相的親自指點,中了狀元,過不了幾年,喬家必會崛起,而今因為丞相夫人喬氏的幾句話,喬家之勢便銳不可擋了。

蘇家人雖是郁悶,卻還是極力討好蘇辰和喬寶瑩,甚至將婆婆黎氏都送了過來,只有一人卻被蘇家人給遺忘了,便是十多年前歸鄉的蘇奕。

蘇奕當時落泊的歸鄉,極為低調,身邊帶著一位穿紅衣的女子,一張面容隱在面紗之下,鄉里人都不曾見過她的真容。

兩人回鄉后也不在十里坡住,卻是遠遠地住到了山里頭,獨門獨戶,逢年過節兩人會回來看望黎氏,卻也是在半夜,所以似乎所有的人都將兩人遺忘了。

跟著黎氏一起前來的還有蘇辰的大哥大嫂,大哥蘇繼與媳婦陳三,如今婆媳相處融洽,在村里頭再也不曾鬧過笑話。

蘇辰從刑部尚書坐到丞相之位時,黎氏還曾成了知縣大人的座上賓,一向虛榮的黎氏自是高興,最后卻被大兒媳婦制止,黎氏居然也沒有生氣,還很聽大兒媳婦的話。

喬寶瑩看到大哥大嫂,她也很開心,多年不見,都老了,尤其是婆母黎氏,一身富態看著還算健康,但平素小毛病不斷,多是大兒媳婦陳三照看著。

這一次見到婆母,喬寶瑩親自服侍,蘇辰很欣慰。

一家人吃了個團圓飯,黎氏看著二房的兩個孫子像白玉雕的壁人,便忍不住落淚,當年她還追去平江府羞辱兒媳婦,這會兒看到孫子,她心中愧意不減,不得不佩服喬氏教的一雙好兒子。

放在這林源縣里頭,還沒有誰能比的。

蘇子衍兄弟兩人長得高大,身姿挺括,又長年練武,沉默時挺能唬人,喬寶瑩說兩人不笑的時候像兩尊門神似的,沒把兩孩子給郁悶的。

也正因為這樣,在京城里頭,一般的貴女都不敢接近兩人,兩家伙還頗有一種自豪,連話都不敢跟他們說的女子本就不是良配,喬寶瑩也只是聽聽,逢年過節叫兩聲單身狗,嫌棄一下也就算了。

黎氏一手拉著一個,兩人面對奶奶,自是含笑相待,倒顯得笑容溫暖,很容易靠近,屋里不少表兄妹們都被兩人的笑容吸引,全部盯著兩人瞧。

族中宴席散了,黎氏卻將先前蘇家族長交待的話說了,希望他們住回先前新置的府邸去,邵府雖好,卻是小了些。

黎氏說這話的時候,是看著喬寶瑩的,這么多年了她也明白了,只要說服了媳婦,兒子自是跟著去。

耐何喬寶瑩三兩句就溫和的駁回,還要黎氏留在院中,他們好盡盡孝,結果人沒有勸回去,反而將黎氏給留下了。

蘇明萊再要從黎氏這邊相勸已經沒有了機會。

連著蘇繼一家也每日都來府上,一家人歡聲笑語的,蘇家族人也不好上前打擾。

陪了幾日,蘇子衍兄弟兩人就坐不住了,聽說這附近山頭出現了老虎,兩人帶上護衛就偷偷出發,待喬寶瑩問起才知道兩孩子上山打虎去了。

蘇辰成日應酬,對零陵郡的學子越發上心,反而沒有什么時間陪著家人,只有喬寶瑩和大嫂陳三陪在黎氏身邊,喬六每日也會過來主院,白九做上好吃的,幾人就在花園里說說話兒,時間過得很快。

兩日方歸的蘇子衍兄弟兩人這一次卻帶回來一位少年郎,聽說是打虎的途中遇上的,少年郎差一點落入虎口,被兄弟兩人救起。

喬寶瑩叫莫金過去看看,瞧著那少年郎長相俊美,雖是年輕,看著十四五歲的樣子,卻很是好看。

莫金很快就跑了回來,一臉的尷尬,“夫人,我剛才進去,此人露出手腕,我行走江湖多年,自是看得出來,這明明是位姑娘家,還是夫人親自去看看吧。”

莫金說完便走,若是女子自是不方便的,喬寶瑩和喬六兩人跑過去瞧瞧。

正好少年郎睜開眼睛,似乎才醒來,看到喬寶瑩和喬六,疑惑的問道:“你們是誰?為何穿著這么古怪?這里是哪里?是什么時代?”

一連問話,喬寶瑩皺眉,她伸手探了探對方的額頭,沒有發燒,可說話怎么語無倫次的。

不過對方說話后就明顯的是把女聲,恐怕是女扮男裝出的門,瞧著這一身長衫,不會扮成男裝讀書吧?

少女猛的起身,上前握住喬寶瑩的手,將她上下打量了一眼,忍不住笑道:“這一身襦裙真是好看極了,天呀,這襟口和袖口的刺繡居然是手工的,我的瑪啊,這衣裳很貴吧。”

她說完很快看向白九,又露了驚奇的眼神來,“你們頭上的飾品,居然這么好看,手工藝這么好。”

她迅速伸手從白九頭上拔下發簪張口咬了咬,“居然是真的金子,這不是假的道具,你們到底是誰?”

喬寶瑩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叫少女先下去沐浴更衣,她卻跟白九回到了堂房前,她入內室換了一身衣裳,不讓下人跟著再次來到了側房,正好少女洗澡出來,也穿上精美的襦裙,正左右細看,很是稀罕。

當少女一抬頭,看到穿著一字肩長裙的喬寶瑩,她瞪大了眼睛,指著她,“你……你……”

剛才這位少女問過下人,得知此處是魏國,然而此時看到這一字肩長裙,她歡喜若狂,上前立即握住喬寶瑩的手,“你也是穿越過來的?你是哪一年穿過來的?我是2018年的,你呢?”

喬寶瑩差一點流下眼淚,想不到她還能在有生之年遇上故鄉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錄 返回書頁
捕鱼达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