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全本小說 > 藥農娘子 > 目錄 > 正文內容 第1720章 番外完

第1720章 番外完

小說:藥農娘子 作者:今年霜降時分 字數:2919 更新時間:

  

咸陽城北盛宅。

盛心盈坐在窗前低頭繡著手里的棉袍,袍子前擺的這片樹葉她繡了好幾天了,依然看不出來樣子來,盛心盈停住了手端詳了一下,有些煩躁的將棉袍放下了,抬頭去看窗外。

這一看有些驚喜,竟然下雪了。

鵝毛大雪紛紛揚揚的從天空中落下來,有些掛在了樹梢,有些落在對面的房檐上,大部分飄落在地上,很快院子里好像鋪了一層白色的毯子。

盛心盈起身從屋里出來,一走到堂屋便覺著有點冷,忙順手從衣架子上拿了一件斗篷披在身上,打開門出去。

雪越下越大,剛剛還陽光明媚天氣晴朗,這會兒已經天空朦朧,北風也刮了起來,盛心盈站在屋檐下看了半天,心里頭不停的盤算著。

白雪皚皚。

后山已經被積雪覆蓋了。齊坤縉走在進山的小路上,一邊走一邊嘆氣。

前天花朝節是母親的生日,母親告訴他,很多年前還住在桃花村的時候,有一次進山采藥,發現了一株人參,因為看著還很幼小便沒有挖,現在算算也有十幾年了,便讓你去找找,看能不能找到。

齊坤縉當時就拍胸脯,保證三天之內就給挖回來。

可當時他真的是喝多了啊,瞎保證的。

齊坤縉酒醒了之后,雖然很后悔,但是怕弟弟妹妹笑話自己這個當哥哥的,另外今年開春還沒進過山采過藥呢,也是時候去一次了,所以收拾收拾東西,想好了今天來的。

誰能想到昨天晚上居然開始下雪了呢,還下的這么大呢。這倒春寒來的也太不是時候了。

大雪覆蓋了整座山,能找到什么人參啊?齊坤縉的耳邊仿佛已經聽見了親爹笑話自己的聲音:“尚哥兒,沒事沒事!沒采到人參不算什么大事。你娘十一歲就采到了人參,你雖然已經十八歲了,不過你自然不能跟你娘比,三十一歲之前能采到人參,你爹我已經很滿意了。”

齊坤縉一邊搖頭一邊四下里瞄著,希望不大,但也有不是!

正到處的看著,突然聽見似乎哪里有動靜,剛直起身子想要仔細的聽一聽,就聽見上面有人尖叫:“啊!”

齊坤縉嚇得一機靈的抬頭看,側面是個斜坡,斜坡上同樣蓋著厚厚的積雪,一團雪球正從上面滾下來,還是沖著自己滾過來的,最叫人驚悚的是,雪球居然還在尖叫!

齊坤縉也叫起來了:“啊啊啊……”然后就被撞了,撞得倒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才算是停住。

滿頭渾身都是雪的爬起來,就看見剛剛被撞的地方散了一大團雪堆,雪堆中露出一抹大紅。

是個人!

齊坤縉撲過去急忙的在雪堆里翻找著,刨了幾下就抓住了胳膊,急忙的往外扯,那個人居然還活著,掙扎著借力從雪堆里爬出來。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是把人弄出來。

狼狽不堪,同樣一頭一臉的雪。

齊坤縉幫著拍臉上的雪,那人叫起來了躲著:“哎呀,好疼啊……別打了……”

居然是個女的。

齊坤縉一下子就縮回了手。

那個女人踉蹌掙扎的爬了起來,喘著粗氣抹著自己眼睛和臉上的雪,主要得看清楚東西啊,發髻已經歪七扭八的了,能看得出來穿著一件大紅色的斗篷,不過已經被雪蓋住了。

“是你?盛……盛家的姑娘?”等她將臉上的雪抹的七七八八了,齊坤縉就認出來了。

前幾天才見過。

咸陽城盛家老爺也是個生意人,成天的想攀上齊家,天天兒找這個找那個的牽線搭橋。今年母親過生辰,因為齊家筵席辦的格外大,所以盛家也來了。盛家夫人還領著他們家這位姑娘硬是擠到了母親身邊行禮。

當時正好齊坤縉在跟前,就因為他領著弟弟們去給母親行禮,內宅的客人女眷們都避讓了,所以盛家夫人才能領著著個姑娘趁亂擠進正房院來。

因為這個盛姑娘長得挺漂亮的,當時又滿臉通紅一副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的窘迫樣子,所以齊坤縉多看了兩眼。

“原來是你,你是尚哥兒……哦不,侯……”盛心盈又是滿臉通紅的,雖然很狼狽不過還是趕緊的斂衽一禮:“民女見過侯爺。”

齊坤縉一窘,肯定是那天母親或者誰的喊自己小名,叫她聽見了。忙道:“你怎么一個人在這里?不會是……”已經有了不好的感覺。

上下打量著她,然后很驚訝的發現她的手里還拿著一樣東西,忙湊近了看,道:“這不是……這不是人參嗎?!”他驚訝的看著她:“你采的?你家……盛家不是做生意的嗎?不是說生意還行嗎?你一個小姐都要親自出來采藥?”

盛心盈道:“我不是一個人,帶著好幾個婆子呢,我怕她們挖壞了才親手挖的,只不過在斜坡上沒站穩,就滾下來了……”

說著仰頭看了看坡上面。

齊坤縉也跟著看,這會兒就聽見了,上面有人正喊著呢:“小姐,小姐……”這邊坡度有點陡,估計她們不敢從這邊下來,只能沿著路找,聲音就很小。

“你采人參干什么呀?”齊坤縉問著,眼睛一直盯著那株人參,心里想,這是不是娘讓自己采的那一株?看著像啊……

“我……我有用啊。”盛心盈看他一直盯著自己的人參,似乎有點不懷好意,有點緊張的下意識的將拿著人參的手藏在了身后。

齊坤縉眨巴了一下眼睛,這才抬眼看她,頓了頓道:“那怎么辦?回去吧?一塊兒走?”

“您現在就回去?”盛心盈問道。

“回去,不回去做什么?這么大的雪,能采到什么藥啊。”齊坤縉再次看了看她的那只手,當然背在身后看不見了:“被人捷足先登了,這可不怪我。”

盛心盈‘啊’了一聲:“您說什么?”

“沒,沒說什么。盛姑娘不用這么客氣。”齊坤縉說著,轉身先往回走,走兩步轉頭看她:“你沒事吧?能走嗎?”

盛心盈跟在后面走了兩步,好像是哪里摔著了,疼的嘴角都咧了一下,搖頭:“沒事,能走。侯爺請前面走。”

齊坤縉便前面先走,知道她肯定是摔了哪兒,所以走的很慢。

“侯爺……您不是侯爺嗎?怎么還要進山采藥啊?”走了半天,盛心盈忍不住的問道。

齊坤縉回頭看她一眼:“學了點醫術,沒什么其他的事,就采采藥看看病唄,不然閑著干什么呀?”

說著反問她:“你呢?你們盛家也是商賈人家,高門大宅,仆從如云的,你一個小姐怎么也親自進山采藥?”一頓又馬上道:“你比我更讓人覺著奇怪。”

盛心盈舔了舔嘴唇,過了一會兒才道:“我也給人看病呢,求我看病的有個人家太窮了,吃不起人參,我家的這些東西我娘看管的嚴,所以我說今天去木峰濕地看雪景,就跑山上采藥來了。”

齊坤縉驚訝至極的扭頭又看她一眼,原本想想問的,不過想了想又沒問。

自從母親開診堂給人看病,女大夫在西北這邊就漸漸的多了起來,城里也有好些的大戶人家的小姐們也都一個個嚷嚷著學醫,要給人看病治療的,這兩年都已經蔚然成風了。

齊坤縉笑了一下。

盛心盈就滿臉通紅:“侯爺笑什么?”

“沒什么。”齊坤縉趕緊的道。

“小姐,小姐……”遠遠的喊聲不停,似乎正在靠近。

盛心盈道:“我是真的從小學醫的,我舅舅是宮里的太醫,每年回鄉一趟,我就是跟我舅舅學的。”

齊坤縉這才驚訝的看了看她:“原來如此,你舅舅是御醫?”

盛心盈點頭:“對呀,”說著嘆氣:“這幾年回來的少了,前年回來了一次,這都兩年了一直沒回來,我那個病人……”

“什么病人啊?我可以去看看。”齊坤縉說著。

遠處喊小姐的聲音更大了,已經到跟前了。盛心盈驚喜的道:“真的嗎?侯爺您肯給人看病?是個窮人家……”

“小姐!”一個婆子出現在了前面,看見了盛心盈激動不已的叫著,氣喘吁吁的跑過來。

“侯爺!侯爺!”同時齊府的護衛們也因為周圍亂喊亂叫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情況,急忙的從等待的地方跑了出來。

……

兩年后的八月十五日。

齊府。

“人生最大的憾事,就是……中秋節下雨。”蜿蜒曲折、雕梁畫棟的游廊盡頭,一個精美的亭子,齊坤縉站在亭子邊看著外面淅淅瀝瀝的雨嘆氣。

聽他發出這樣的感慨,盛心盈好笑的抿嘴。

亭子里的擺設和尋常的亭子不同,沒有石桌石凳,中間一個高臺,臺子上面鋪的軟綿棉長毛毯子,毯子上面鋪著一塊大紅絨,這會兒她正坐在這上面,背上靠著大迎枕,手里拿著一本書,旁邊放著小炕桌,小炕桌上擺著白瓷茶具,茶杯中淡黃色的茶湯,真是要多舒服有多舒服。

他們的兒子虎哥兒就躺在紅絨毯子上面,睡得很香,小胳膊小腿的伸開了,呈個大字型。

“連朗哥兒他們如今都有自己的宴席了,都已經去赴宴了。” 齊坤縉搖著頭過來坐在了盛心盈身邊,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然后低頭看兒子,湊過去親了親小臉蛋,又起來湊到盛心盈跟前親親她的臉蛋。

盛心盈好笑:“你就安靜一會兒吧。”

齊坤縉將她手里的書拿走了,故意嗔她:“好容易陪我一會兒,你還看書?就不能一直看著我?”

“好容易?”盛心盈驚訝的看著他:“到底是誰一天到晚忙得見不到人?”

“你呀,如今你學醫學的還認真的不行了,真想開個診堂去當坐堂大夫啊?成天看書連多看我一眼的功夫都沒有。”

盛心盈被逗得笑,捧著他的臉:“那就說好了,你也別忙了,我也不忙了,咱們每天都在一塊兒?”

齊坤縉眉開眼笑:“好啊。”

“你不會厭煩?”

“怎么會?天天看著你都看不夠!”

盛心盈‘噗嗤’笑了:“貧嘴滑舌。”

齊坤縉邪邪的笑:“你嘗過?”說著已經貼住了她的嘴,吃吃笑:“再好好嘗嘗……”

【番外完】

  

上一章 返回目錄 返回書頁
捕鱼达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