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全本小說 > 重生八零媳婦有點辣 > 目錄 > 正文內容 第224章 母校演講完

第224章 母校演講完

小說:重生八零媳婦有點辣 作者:寶妝成 字數:5176 更新時間:

  

“爹地,曉蘭阿姨真的很厲害!”

觀眾席上,杜兆輝九歲的女兒杜綺珊穿著小禮服,挺直著腰背,看著有一種不符合年齡的成熟……周思明和周思文兩兄弟一直在偷偷看杜綺珊。

杜綺珊當然是個很漂亮的小姑娘,不過說到比樣貌,雙胞胎兄弟從來沒輸過。

他們當然認識杜綺珊,是HK杜叔叔的女兒,杜綺珊還有個哥哥叫杜寰宇,名字很霸氣,性格和名字截然相反,杜兆輝時常說要“退貨”。

雙胞胎很驚訝,生了孩子還能退貨?

那段時間嚇得他們都不敢皮了,生怕也被父母退貨。

雙胞胎看杜綺珊,不是因為杜綺珊漂亮,杜綺珊雖然很可愛,但還沒有他們穿裙子時好看呢……呃,為什么小男生要穿裙子,這是雙胞胎兄弟不愿意回想的記憶!

是杜綺珊很特別呀。

從來不在乎他們的美貌,對他們視若無睹。

這叫從小就在贊美聲中長大的雙胞胎很不習慣。

杜兆輝覺得女兒的眼光很贊,兒子他想退貨,女兒他是一直愿意留下的,他渾然不覺自己對兒子和女兒的不公平對待造成了兩人不同的性格,杜綺珊越優秀,杜兆輝的心就偏的越厲害,這種循環是無解的。

比如這次夏曉蘭來領普利茲克獎,杜兆輝就只帶了杜綺珊過來,把兒子留在了HK。

杜綺珊覺得夏曉蘭太厲害了,全世界第一個獲得普利茲克建筑獎的女建筑師!

女建筑師只是夏曉蘭的一個身份,她的另一個身份是優秀的企業家。

夏曉蘭就是杜綺珊的目標。

夏曉蘭都可以這么優秀,她也能做的比哥哥杜寰宇好,在杜兆輝刻意的培養下,杜綺珊具有十分強烈的進取心。她沒有同齡小女孩的幼稚,她知道自己要什么,她佩服夏曉蘭,因為夏曉蘭是強者。

她要把贊美的話說出來,因為她爹地喜歡聽。

夏曉蘭則覺得這個小姑娘繃得太緊了,不過杜兆輝有教育孩子的方式,夏曉蘭不好干涉。

她管不了別人的孩子,她管自家兩個兒子就很心累的。

真的,比談上億的生意還累。

別看他們此時乖乖巧巧的穿著小燕尾服,系著領結坐在那里,那只是假象呀。

夏曉蘭領了普利茲克獎,接受記者采訪,好不容易才捧著獎杯下來,秘書拿著手機:

“夏總,是從安慶縣打來的電話。”

夏曉蘭點頭,接過手機。

電話是安慶一中的孫校長打來的,孫校長先是恭喜她拿了普利茲克獎,然后就要求夏曉蘭兌現承諾,“你要再不回學校演講,我都要退休了!”

呃,夏曉蘭的確還欠孫校長一個回母校演講的承諾。

考上華清時沒演講。

華清大學畢業沒演講。

給安慶一中捐錢時也沒演講。

夏曉蘭不知道該以什么身份去演講,孫校長說她是優秀校友,她自己很難定義什么是優秀。

做生意賺了錢就算優秀嗎?

給一群高中生灌輸這樣的想法是不對的,優秀存在于各行各業,不該早早的以金錢去區分一個人成功還是失敗。

但她是第一個拿到世界級建筑獎項的華國女建筑師……夏曉蘭覺得自己有資格回母校演講了。

所以這次,夏曉蘭沒再推脫,更干脆答應了下來:

“孫校長,您定一個時間吧,我大概三天后回國。”

孫校長好像怕她反悔,把時間定在了五天后。三天后回國,還要花一天回豫南,這時間是安排的明明白白嘛。

夏曉蘭掛了電話,杜兆輝領著女兒過來:

“你還真的辦到了,喂,我說你都拿了普利茲克建筑獎,以前我說過的話你能不能忘了?”

夏曉蘭瞅他一眼,搖搖頭:

“我覺得隔幾年就提一次挺好的,免得你以后再小瞧女人。”

真是冤枉,他哪里小瞧女人了?

他瞧不起的是那些混吃等死的廢物好不好。

他現在都覺得他女兒比兒子更適合當繼承人啊!

很快,就有一群人沖上來恭喜夏曉蘭,有黛西,有理查德、萊爾和馬修等人,還有大魔王麥卡錫。夏曉蘭給了麥卡錫一個大擁抱,大魔王也別別扭扭的接受了。

大魔王已經是一個小老頭啦,可愛又嚴肅的小老頭。

夏曉蘭讓雙胞胎叫人,大魔王瞅了雙胞胎一眼:“他們愿意學建筑嗎?”

“不知道,我會尊重他們的意見。”

哼,不學建筑的小孩子,他不喜歡。

不過這兩個孩子纏著他叫教授,試圖以漂亮可愛的臉蛋迷惑他,呵呵,他才不會上當呢……一個小時候,麥卡錫表示:嗯,真香。

……

周誠不能出國,他是在新聞上看到夏曉蘭領獎的。

但周誠可以陪夏曉蘭回安慶一中演講。

夫妻倆把兩個兒子們都帶上,夏曉蘭設計的博物館他們早就參觀過了,安慶縣卻沒去過。

周誠帶著兒子們沿著縣城走,當初和夏曉蘭初見的小巷子都找不到了,現在都是2002年,安慶縣的變化也不小,很多地方拆了蓋新房,找不到1983年的痕跡很正常。

周誠也有點發怔,這一晃,他和曉蘭認識19年了,時間過得真快。

周思明還安慰親爹:

“沒關系啦,你幫媽媽打跑壞人的故事我和弟弟都聽了好多遍的,就在這里,以前是一個長長的巷子,我可以靠想象。”

周誠揉了揉兒子的腦袋,周思文看待問題的角度很刁鉆:“爸爸,為什么你和康叔叔一起救下媽媽,媽媽卻沒有和康叔叔在一起呢?”

英雄救美,以身相許,但媽媽只有一個,怎么報答兩個人?

周誠摸摸臉。

這個問題真是好。

他決定實話實話:

“因為你爸長得比你康叔叔帥唄。”

呃,這是認真的答案?

不過好像是真的……

周思文馬上感謝周誠,“謝謝爸爸把我生的也這么帥!”

“不客氣,應該的。”

夏曉蘭站在車子邊上打電話,一心兩用,聽著父子三人相互吹捧,也是哭笑不得。

不過她仔細看了看,她男人今年39歲,成熟男人的黃金年齡,的確是很帥啊。

“你們趕緊的,我快趕不上演講了!”

安慶縣的變化很大。

安慶一中的變化更不小。

這些年,夏曉蘭陸陸續續也花了不少錢在安慶縣,安慶變化大是應該的,要沒有她才該哭。縣里也經常想聯系她這個豫南首富豫南首富的名號也是別人封的,人怕出名豬怕壯,夏曉蘭比較抗拒這些頭銜。之前還有人搞什么福布斯華國富豪榜,作死把夏曉蘭排第一,這個榜單還沒發布就被夏曉蘭叫人給攔截了,啟航在HK還有一家報紙嘛,攔截個富豪榜還是很容易。

廢話,她能讓那富豪榜發出去嗎?

夏曉蘭不想以這種方式火啊,那是富豪榜么,那簡直是財富殺豬榜,聽說邪門兒的很,頭幾屆上榜的內地富豪后來通通倒霉了!

很快,就到了安慶一中,周誠帶著倆兒子下去。

“看看你媽媽的母校,她就是在這里念了一年高中,然后考上了華清大學。”

這高中,一點都不差好不好。

教學樓很新,操場很大,環境也好。

孫校長守在學校門口,縣里的領導也在。

孫校長是來接自己最得意的學生,縣里的領導則是想和夏首富拉一拉投資。

夏首富今天是以校友身份回來的,要和她說啥投資注定要失望。

“校長!”

夏曉蘭的稱呼中很有敬意。

安慶一中的老師群體有很大變化,老師們有調走的,有退休的,這么多年孫校長卻一直堅守著。他不是沒機會調走,幾次要給他升到教育系統去當領導,都被孫校長給拒絕了。

他就是一心要搞好安慶一中。

安慶一中是孫校長的執著。

夏曉蘭是第一個考上華清大學的,但絕對不是唯一的一個。

安慶一中幾次擴大規模,早就超過了奉賢市的高中,甚至在整個豫南省,也是頂呱呱的教學質量。夏曉蘭被孫校長帶著參觀了學校,聽孫校長說他明年就要退休了,而退休前最大的愿望有兩個,一個是夏曉蘭可以回母校演講,另一個是安慶一中能順利評選上國家級重點高中。

好吧,夏曉蘭決定演講的時候要認真點,不能辜負了孫校長的期望。

除了孫校長,還有老汪在。

老汪不是年級主任,老汪是副校長,這兩人搭檔了這么多年,默契十足。

年級主任是孫甜。

孫甜都是一個中年女教師了。

安慶縣一中現在很牛逼,連省城都有家長把孩子送來,就為了安慶一中的高升學率。

也就是說安慶一中的學生們,和夏曉蘭上學那會兒不同了,不乏見多識廣的學生。但他們都對夏曉蘭很好奇,“夏曉蘭”三個字是魔咒,是每一年新生開學典禮,老生畢業典禮,孫校長都要提的名字……“夏曉蘭”就代表了牛逼。

真的,要不是定下演講的時間太匆忙,前幾屆的學生都要趕回來聽演講好嗎?

得親眼見一見,被孫校長定位標桿,用來鞭策大家進步的神級學霸是啥樣啊!

“是一中第一個考上華清大學的。”

“華清和京大,哪年我們學校都有人考上吧?”

“那能一樣嗎,人家是1984年,你知道那時候……算了,你知道個屁。”

1984年,除了高三年級的,在座的好多人還沒出生呢。

那的確是很久遠的事。

夏曉蘭的牛逼,不僅是她會念書,而是干什么都很牛逼。

人家剛剛拿下了“普利茲克建筑獎”,說太專業的不懂,只要說這是世界級獎項,夏曉蘭是第一個拿獎的華國建筑師,大部分人就知道有多么牛逼了。

這個消息,豫南省電視臺做過專題報道。

《新聞聯播》也報道了,雖然只有短短的幾秒鐘的簡訊,那也是《新聞聯播》啊!

能上《新聞聯播》的校友來給大家演講,所有人都很期待。

等夏曉蘭上臺時,臺下所有學生都屏住了呼吸。

哇,真人好漂亮好有氣質的。

人與人咋就這么大差距呢?

夏曉蘭有一種能力,她一開口講話,所有人的視線都會落在她身上。這是占了外貌的便宜,也是多年“夏總”當下來養成的氣場。

總之,夏曉蘭制霸全場妥妥的。

校長講話還有學生在下面交頭接耳,夏曉蘭的演講就真的沒有人走神。

夏學姐說話好風趣,讓大家一時笑一時緊張,情緒都牢牢跟著她的演講內容在走,一個小時的演講,說的學渣羞愧,也說的學霸激動。

夏學姐說她是靠讀書改變了命運!

夏曉蘭沒有說謊,一個人本來就該活到老學到老,她這輩子的成功當然不僅是考上了華清大學才有的,那是加上了她上輩子的學習積累

“只有努力是不會被辜負的,各位學弟學妹,努力學習吧!”

夏曉蘭演講完都差點沒走脫,學生們比縣里拉投資的領導們更熱情呢。

而且這種熱情是如此真摯呀。

十幾歲的學生是不太關注財經新聞的,他們并不關心夏曉蘭是啟航的老總,也不知道夏曉蘭是“雛鷹獎學金”的創始人,他們一些人受益于“雛鷹獎學金”才能繼續求學……他們對夏曉蘭的歡迎,是孫校長多年的洗腦,也是夏曉蘭在專業領域的確牛逼。

世界級建筑獎項的獲得者啊!

受夏曉蘭今天演講的影響,未來兩三年安慶縣一中報考建筑系的學生又會增加。

夏曉蘭不知道,在今天聽演講的學生中,有一個是她名義上的弟弟。

當然,她這名義上的弟弟也不知道她。

夏俊杰也在安慶一中上學。

夏大軍當了出租司機,每天跑白天跑夜班,一天要開十幾個小時出租,也要送夏俊杰到最好的高中上學……夏大軍是認準了安慶一中的,當年夏曉蘭就是從安慶一中考上了華清大學。

他本來就有腰傷,早年開貨車,如今開出租,十幾年下來,他的腰全靠每天吃止痛藥在堅持。

夏曉蘭和劉芬,他是攀不起的。

看見夏曉蘭上了《新聞聯播》,他心里不知道是啥滋味。

所有滋味都只能憋在心里,告訴別人他是夏曉蘭親爹,也沒有人肯信啊。

大河村的人肯信。

然而大河村他都是沒臉回去的。

所以夏俊杰不知道自己還有個那么牛逼的姐姐,因為夏大軍沒告訴他,他媽樊雨也沒提過。

夏大軍省吃儉用要供兒子上最好的高中,指望著兒子光宗耀祖。

等兒子也考上華清、京大,夏大軍覺得自己就有臉回村里了。

可惜夏俊杰的成績一塌糊涂,夏俊杰還和樊雨兩人合起來騙他,夏大軍知道的一直是假成績,他還覺得自己再辛苦都值得。他就像一頭老黃牛,辛辛苦苦掙錢給夏俊杰上學,給樊雨花用。

老夫少妻,夏大軍還有腰傷,樊雨哪里看得起他?

夫妻關系早就名存實亡,樊雨給夏大軍戴的綠帽子不計其數,夏大軍都抓到過幾次,卻硬生生忍了要當這個大王八。

不忍不行,他全是為了兒子,他不能讓這個家散了。

他辛辛苦苦維持著這個家。

他開著出租車在校門口等寶貝兒子。

寶貝兒子說今天有校友來演講,居然也是姓夏,叫夏曉蘭。

夏大軍踩著油門的腳都沒了知覺。

他不曉得咋把車子開回家,夏俊杰一放假就惦記著去網吧玩游戲,管夏大軍要了一百塊錢就跑了。夏大軍頭痛欲裂,腰傷又發作,難得一下午沒跑車,吞了一把藥去睡覺。

睡得迷迷糊糊時,他聽到夏俊杰和樊雨在客廳說話。

“媽,你給我買一雙耐克唄,我們班同學都穿耐克。”

樊雨說沒錢。

夏俊杰發脾氣,“我讓我爸給!”

樊雨極是贊同,“他的錢不花白不花,俊杰,你還記得媽給你說過的事不,你親爸在港島,我們重新聯系上了,他說要認回你,以后咱們都能當港島人,你一直嫌夏大軍開出租丟人,以后咱們離他遠遠的。”

夏俊杰大喜:

“媽,我真能去港島,我能當港島人?”

“當然能,媽給你看短信”

夏大軍在門后,白著一張臉,佝僂著腰。

這些年,他不是沒聽過有人背后說閑話,說俊杰不是他的種,越長大和他越不像。

但夏大軍不肯信啊。

他知道小雨不守婦道,和別的男人有關系,但他以為是近幾年而已……事實就擺在眼前,夏大軍不愿意相信,如果兒子都不是他的,他活著還有啥意思?

直到此時此刻,夏大軍沒法自欺欺人了,樊雨親口說的,夏俊杰也一點都不吃驚,甚至歡喜著要去認港島的親爸

就在這一瞬間,夏大軍就瘋了。

他打開房門,沖進廚房拿起刀,連砍了樊雨十幾刀,嘴里罵著婊子。

夏俊杰嚇壞了,一連聲叫著爸爸繞命,連滾帶爬跑出去。

“殺人了!我爸瘋了,我爸把我媽殺了!”

“救命救命啊”

夏俊杰跌跌撞撞從一輛轎車面前跑過。

轎車里的一個男人皺眉,“下去看看怎么回事。”

司機動作很快,上樓看見樊雨倒在血泊中,夏大軍提著刀在傻笑。

“……老板,出事了!”

司機把自己見到的情況講了,男人的眉頭一直沒松開:

“我這趟回來就沒想過讓她有好下場,不過才剛剛放出餌料,她男人就把她殺了,可見夫妻間積怨有多深。算了,我也惹不起夏曉蘭,她雖然不會管夏大軍,我還是要出面替夏大軍請個好律師,爭取讓他少判幾年,不管怎么說,夏大軍也算替我報了仇。”

如果樊雨還活著,或者梁歡在場,一定能認出這個男人。

這人是樊鎮川的兒子樊晗。

樊晗一直沒忘記他媽是怎么被氣死的,當初打了樊雨一頓并不能解恨,時隔多年,樊晗在外面混出了頭,這次回來就是為了報復。

他親自去看了夏大軍。

夏大軍的確是被刺激瘋了,嘴里一時嚷嚷著婊子,一時又叫著阿芬和曉蘭。

樊晗冷笑,這些男人都差不多,樊鎮川現在也巴不得認他,夏大軍也很想認夏曉蘭吧?

樊鎮川和夏大軍當初雖然有不同的身份地位,本質上卻都不是好父親,兒女在身邊時咋不珍惜,現在后悔了?

后悔也晚了!

腳上有多少泡,都是自己走出來的,一點不值得同情。

樊晗給夏大軍請律師,他這是屬于激情殺人,因為一驗DNA,他和夏俊杰真的沒有血緣關系,養了十幾年的兒子是野種,受刺激也正常。

夏大軍也坐牢去了。

坐牢對他來說是一種解脫吧,反而不用辛苦開出租了。

不過他經常對獄友說自己女兒是豫南首富,是世界頂級建筑師……自是沒有人相信他。

樊晗做完一切后,去給自己母親掃墓。

他為他媽報仇了。

像樊雨那樣不要臉的女人,有這種的下場,就是活該啊!

……

夏大軍的事,周誠知道了,他想了想,還是沒告訴夏曉蘭。

過去的事,不該再來打攪他們的生活了,曉蘭是有爸爸的,雖然岳父大人一直很嫌棄他,周誠卻不得不承認,湯宏恩給曉蘭的疼愛甚至遠超一些親爹。

“怎么了?”

夏曉蘭迷迷糊糊的,感覺周誠在看她。

周誠俯下身親了她一口:

“沒什么,媳婦兒,我發現自己還是好愛你,越來越愛你了。”

哎,都老夫老妻了,還這么肉麻。

夏曉蘭嘟囔著翻了一個身:“我也愛你,你別吵我,讓我好好睡一個午覺。”

語氣是不耐煩的,然而睡著了她臉上都掛著笑。

只愿歲月靜好,余生安穩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返回書頁
捕鱼达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