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全本小說 > 農家嬌妻來種田 > 目錄 > 正文內容 第989章 走嘍回家

第989章 走嘍回家

小說:農家嬌妻來種田 作者:戀小愛 字數:2386 更新時間:

  

按照齊妙先前說的,直接拐去雪糕4s店。

說來慚愧,她對車一點研究都沒有,之所以選擇這個,完全是因為以前愛吃雪糕的時候,吃四個圈。

進到店內,經店員介紹,齊妙爽快的全款要了扣3。

刷卡的時候,給她介紹車的店員都懵了。

畢竟這么爽快的買主,還是很少見的。

不是說沒有,是少見。

不跟他們要東西,只是試駕一下便決定。

說了日子提車,那店員站在門口,久久都沒有回去。

老天,今兒可以買彩票了啊!

齊妙開車直接去了城外南山寺。

既然安然推薦,她去那邊小住幾日,也不是不可以。

但不知道為什么,越驅車往那邊走,心里就越不安。

思來想去,最后還是變道,回了自己的小窩。

宅,各種宅,關掉手機的宅。

整整七天,除了睡覺就是發呆,偶爾餓了再做些東西,填飽肚子。

因為有心事,因為沒心情。

所以基本上做一頓,能吃兩整天。

有時候忘了,就不吃。等再拿出來的時候,已經變質了。

七天內,她唯一的想法就是……回到東陵。

可是,毫無頭緒。

她心里清楚不該這個樣子,可偏偏……

控制不住。

她想要出去,想要接觸人,在這么下去肯定會抑郁。

可是,每當要換衣服的時候,又把自己摔回床上,一動不動。

她跟外界失聯了。

沒有親戚,沒有朋友,診所那邊也沒心情過去。

就這樣吧。

就這么呆著,混一天是一天吧。

“叮咚叮咚叮咚”

急迫的門鈴聲傳來,打斷了她的思緒。

她家的門鈴,除了偶爾的外面,根本沒有人按。

即便網購的東西,也是送到診所,不會來這邊。

齊妙慢吞吞的穿鞋,站起身的時候眼前一黑,瞬間又跌回了床上。

宣軟的床墊,讓她上下顛了顛。

突然想起七家屯的火炕,若是剛才墩坐在火炕上,估計得疼吧。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門鈴聲依舊響個不停。

齊妙等暈眩感稍退,再次起身出了臥室。

臥室的窗簾、客廳的窗簾都沒拉開。

屋子里光線很暗,有些神秘的感覺。

齊妙來到門口,靠著是門框,輕聲詢問:

“誰?”

“開門!”

兩個字不多,齊妙聽出是男人的聲音,具體是誰沒聽清。

大白天的,肯定不會有事兒,擰開反鎖,把門打開

沒等她反應過來呢,就那么懵懵的被壓靠著門板,唇被吻住了。

這……

什么情況?

齊妙想要掙扎,奈何對方所有工作做得很足。

直到

腦袋缺氧,華麗麗的暈了過去。

“妙兒”

劉文彧接住她下滑的身子,將人攔腰抱起。

看著腳上的鞋,嘆口氣脫掉,換上她的可愛小拖鞋。

真的好小,腳后跟還在外面。

把人抱回臥室,輕柔的放在床上,仔細打量。

原本還有些肉的小臉兒,如今已經瘦削成了尖下巴。

短短七天,她到底離經歷了什么?

魔鬼減肥不成?

把客廳的窗簾拉開,陽光打進屋,瞅著不算大的房子,嘴角上揚。

原來,她就是生活在這里。

怪不得剛剛臥室瞅著那么眼熟,完全是跟……

“唔”

臥室內的聲音,讓劉文彧警鈴大震。

快步沖到床邊坐下,大手輕柔的摸著她的臉,說:

“妙兒,妙兒……”

意識不清的齊妙,聽到熟悉的稱呼,本能的應著

“文……彧,我……終于找到你了。”

想要睜開眼睛,奈何真的沒有力氣,索性閉著眼睛,繼續呢喃:

“我好慌,我居然回去了。沒有爹娘,沒有哥哥,更沒有你。文彧,你不知道,有一個跟你長得好像得,也叫文彧。”

“只不過他姓‘劉’,一點都不如你。嘴巴壞,棺材臉,不如你疼我。文彧,你抱抱我,抱抱我。”

邊說邊張著雙手,緊閉的眼睛,落了淚。

劉文彧見狀心疼不已,彎腰抱住她,說:

“對,他不好,他不如我,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好不好?”

“不要。”齊妙倔強的拒絕。

“乖,看看我。”

“不要!”齊妙摟緊他的脖子,心有余悸的說,“文彧,我知道這是夢,我不想醒了,真的不想醒了。”

“沒有你的日子我過不下去,就讓我一直活在夢里,好嗎?求你了,求你了……”

懷里愛了那么久的女人……竟然因為他的賭氣,讓她承受這么多。

是啊,她怎么可能會跟他說她的來歷。

當他帶著記憶重生的時候,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怎么會有這么發達的地方,太奇妙了。

輕柔的吻著她的額頭,她的眉,她的眼睛,她的淚,她的臉頰,她的唇……

愛,是他們一輩子的事兒……

當齊妙鼓足勇氣睜開眼時,她又一次成了文彧的女人。

看著眼前帥氣的劉醫生,不對,是她的獨孤寒。

深吸口氣,窩在他的懷里,單手摟著他的脖子,問:

“文彧,真的是你嗎?真的是你嗎?”

太難以讓人相信了。

一切來得太突然,突然到她自己都不敢去信。

劉文彧緊摟著她,在她眉心處親了一下,道:

“這次,信了嗎?”

信,確信了。

只有她的文彧,才會吻這里。

翻身趴在他的懷里,緊緊摟著他,說:

“我想你,發瘋了一樣想你。你走后那幾年,我根本吃不下、睡不安、過不好。你怎么就忍心扔了我,怎么就忍心扔了我呢!”

“是是是,我不好,我不好。”劉文彧心疼的摟緊她。

別說她不信,就是他自己在看到姐姐把人送醫院的時候,他也不信。

當她醒來看到自己說的第一句話時,他才信。

他們素未謀面,能喚出他的名字,自然就是他的妙兒。

雖然只有五天,可這五天他備受煎熬。

不敢睡,時刻都在辦公室嚴陣以待。

五天兩次病危,魂都要嚇掉了。

好在,一切有驚無險,她沒事兒了。

因為生氣她的隱瞞,所以故意不相認。

沒想到她更狠,一條朋友圈,關閉手機,直接消失了七天。

就在她消失的那一刻,他什么都不想管了,只要能找到,一切都過去,他們好好地……過日子。

“文彧,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有心就能找到。”劉文彧淡淡的說著。

躺在床上,滿足的摟著她。

失而復得的心情,讓他什么都不想顧慮。在她眉心處淺啄一口,道:

“妙兒,我們結婚吧。”

“……”

齊妙沒有說話,深吸口氣看著他,好一會兒才開口問:

“你……真的決定了嗎?”

劉文彧蹙眉,瞅著糾結的小女人,突然心慌的說:

“你不愿意?”

“我……”齊妙說不出來。

她總覺得太玄幻了。

明明是她穿越,如今他又回來。

這到底是什么東東,為什么不按常理出牌?

劉文彧煩躁了,從零散的衣服里掏出煙,沒等點上呢就被她拿走

“不許抽。你要是想跟我結婚,就不能抽煙。”

劉文彧無語的把玩著打火機,瞅著她固執的樣子,說:

“你講講道理,我說跟你結婚,你沒答應我。現在又說想跟你結婚就不抽煙。只要你答應我,這煙我立馬扔了。”

呃……

齊妙撓撓后腦勺,頓時也覺得自己不可理喻。

起身跨坐在他的身上,側耳傾聽熟悉的心跳,說:

“文彧,你覺得這一切是真的嗎?我怎么就……就沒真實感呢!”

“傻瓜,真是個傻瓜。”男人摟緊她,把桌上的糖塞進她的嘴里,道,“凡事較真兒做什么?過日子,難得糊涂。”

“誰能把怎么來、怎么沒,說清楚?你只要記得,我愛你,要你,必須跟你在一起,就夠了。”

簡單的一席話,頓時讓齊妙茅塞頓開!

激動地坐直身子,隨后又因為頭暈趴在他的懷里,說:

“好,領證!”

霸氣的樣子,頗有在軍營做軍醫的感覺。

劉文彧好笑的拍拍她,等人翻身之后下床,一邊穿衣服一邊說:

“領證之前,為夫得先把你喂好。”

齊妙看著他健碩的身材,甜蜜的上揚嘴角。

這七天過得很黑,很喪。

但是現在……她幸福!

……

下午,當齊妙從政務大廳出來的時候,手里多了兩個紅本本。

看著身旁的高富帥老公,齊妙笑瞇了眼睛。

不管什么時候,不管什么空間,他們都會生生世世在一起,永遠不分離。

“老婆,我們回家吧。”

“回哪個家?”

“當然是從哪兒來、回哪兒去了。”

“哈哈……你這是被我伺養了嗎?”

“是啊是啊,我從醫院辭職了,以后就跟你在診所混,好不好?”

“那你得好好表現,若是表現不好,我可是會把你掃地出門的。”

“放心,為夫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走嘍,回家!”

  

上一章 返回目錄 返回書頁
捕鱼达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