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全本小說 > 農女珍珠的悠閑生活 > 目錄 > 正文內容 第1120章 番外西北57,全文完

第1120章 番外西北57,全文完

小說:農女珍珠的悠閑生活 作者:千墨 字數:2591 更新時間:

  

產房里傳來珍珠斷斷續續的呻吟聲,聲音不大,帶著隱忍的痛楚,一聲聲都像鈍刀割在羅璟的心上,讓他臉跟著白了起來。

心臟一松一緊揪著羅璟呼吸都變得沉重起來,就在他考慮著要不要直接沖進去陪著珍珠的時候,“哇”的一聲嬰兒啼哭傳來出來。

“生了!”

那邊的陶氏和徐夫人同時站了起來,兩人皆是一臉喜氣。

羅璟停住了腳步,兩眼緊緊盯著產房,臉上是又驚又喜。

他耳力好,已經從里面聽到李氏滿是喜悅的驚呼聲了。

珍珠生了個哥兒,母子平安。

晨哥兒的“洗三禮”這日,聚集了羅、胡兩家在西北的親眷好友。

大家齊聚一堂,為晨哥兒的洗三添盆,整個前廳都擠滿了客人。

熱熱鬧鬧的洗三禮結束后,平安領著秀珠和平彰到房里探望珍珠。

剛生了孩子的珍珠稍稍有些豐滿,她臉頰紅潤,眸子清亮,精神煥發地看著弟弟妹妹們。

“姐,晨哥兒長得不像你。”秀珠趴在炕上看睡著的羅晨。

“嗯,也不像曦曦。”平彰湊在另一邊點頭。

“比較像姐夫。”平安也抻著脖子仔細看。

珍珠笑了,“這話,讓你們姐夫聽了,他該合不攏嘴了。”

“誰合不攏嘴了?”

說曹操曹操到,羅璟抱著羅曦走了進來。

“姐夫。”

幾個小的紛紛叫人。

羅璟笑著一一應下。

他幫著羅曦把鞋脫掉,放她到炕上。

羅曦三兩步走到了母親身旁,依進了她懷里。

珍珠溫柔地抱住了她。

“和珩哥兒玩得好么?”這些天,她一直忙著,很是疏忽了閨女。

“嗯,挺好的,珩哥兒不鬧。”羅曦乖巧地點頭,“不過,他和墨小舅舅經常吵架,墨小舅舅不喜歡他。”

眾人對她一會兒喊“珩哥兒”,一會兒喊“墨小舅舅”,感到啼笑皆非。

羅璟輕咳一聲,“曦曦,你該叫珩小舅舅才對。”

蕭珩有時候叫羅曦“曦曦”,有時候又叫羅曦“姐姐”,陶氏也不糾正他的叫法,羅璟聽著有些扎耳,時不時會糾正一番。

羅曦卻有些不愿意,“他比我小呢。”

“曦曦,可他輩分比你大。”秀珠板著一張小臉,故作正經的跟著說教。

羅曦想了想,噘著嘴不說話了。

“好了,她不愿意叫就不叫好了,也不上什么正經的親戚。”珍珠笑著摸摸她的小腦袋。

羅璟心疼閨女,也不強求了。

“姐,平順成親的日子定在了十月二十八。”平安說了一句。

“喔,大哥成親了,嫂子是誰我都不知道。”秀珠也噘起了嘴,她想跟著奶去京城,可娘不讓。

“以后,你總會瞧見的。”珍珠捏了捏她的臉蛋,“你哥這邊也要成親了,嫂子是誰,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菁菁姐以后是我嫂子啦。”秀珠笑瞇瞇地看著平安。

平安臉頰就是一紅,也伸手捏了捏她紅撲撲的臉蛋。

惹得秀珠對他怒目而視,大家就都笑了。

“嗯,你哥的婚期也該定下來了。”

珍珠滿眼柔和地看著身形修長的平安,心中一陣欣慰,從前那個瘦小怯懦的弟弟,如今已經長成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了。

“姐。”平安看著她,眼里突然閃過了霧氣,也想起了從前的往事,他們胡家,如果不是有姐姐在,定然不會有現在的大好光景。

“瞧你,還不樂意把婚期定下是吧,那,要不還往后挪挪?”珍珠見狀,眼眶也微紅,趕緊故意打岔。

平安果然收起眼里的濕潤,紅著耳根囁嚅起來。

肩膀被人用力拍了拍,轉頭,羅璟笑得一臉沉穩,“你姐逗你玩呢,徐夫人剛才在席上,還跟娘打聽平順的婚期呢,你未來岳母娘可不想你們拖得太久了。”

平安的臉就更紅了。

珍珠嗔了羅璟一眼,“你不在前院招待客人,跑回來干嘛?”

“這不是送曦曦回來找你么。”羅璟摸摸鼻子,仔細看了她好幾眼,瞧她精神甚佳,神采奕奕,放下心來,“那我去招待客人了,你們兄弟姐妹好好說說話。”

珍珠拉著羅曦的手和他揮了揮。

母女倆人親昵摟在一起的動作,讓羅璟忍不住有些吃味,回頭看了一眼,終于走出了房門。

等送走了賓客,他又急匆匆趕回了屋里。

此時,屋里只剩她和晨哥兒了。

“晨哥兒醒過沒有?”羅璟靠近她,她身上帶著一股馨香和奶香。

“我在坐月子呢,你別靠我太近了。”珍珠笑著推他。

“不,我偏要。”羅璟有些任性地把她摟得更緊了些。

珍珠失笑,又推了推他,“我都好幾天沒洗澡了,身上有味道呢。”

“有味道也是好聞的味道。”羅璟埋首在她脖頸間,不愿動彈。

瞧他粘得緊,珍珠也就隨他摟著了。

“你是不是喝多了?”她柔聲問。

“沒有,你瞧我什么時候喝多過。”羅璟抬頭,親了親她的臉頰。

珍珠摸摸他的臉,雖然這幾天忙著照顧新來的小家伙,但也覺察得到,他比以往更粘著她的態度。

“玉生,你怎么啦?哪不舒服么?”她的聲音放得更溫柔了幾分。

“沒有,你瞧我什么時候不舒服過。”羅璟把她擁在懷里,感受著她溫暖柔和的氣息。

“你又不是鐵金剛,還永遠都不會生病了呢。”珍珠好笑地睨了他一眼。

“嗯,有你在我身旁,我就是鐵金剛。”這些年,羅璟也能很準確的理解,她突然冒出來的一些怪詞的意思了。

珍珠轉過身,伸手攬住了他的脖子,“請問,我的鐵金剛先生,這幾天為什么這么粘糊人呢?”

羅璟看著她粉如桃花的臉頰,一顆心安定下來。

“你生產那天,進去太久了,讓我很是不安。”

他的大手撫上她粉嫩的臉頰,俯身在她嫣紅的唇上親了下去。

熟悉的氣息讓他很是安心,撫平了這幾日焦躁。

糾纏了她許久,他才依依不舍地放開。

珍珠紅著臉頰嗔了他一眼,“誰家生孩子不都這樣,我都沒怎么叫喚呢。”

當時,就怕他在外面擔心,她都沒敢叫得大聲。

“可我知道你疼。”羅璟擁著她,用臉頰輕輕摩挲著她的額頭,“以后我們不生了,有曦曦和晨哥兒就夠了。”

珍珠突然很感動,被一句“我知道你疼”,戳中淚點。

當然,她也沒哭,只是窩在他懷里環抱著他。

來到這陌生的世界,經歷過窮困、挫折、磨難,也擁有了親情、友情、愛情。

很幸運,一路走來,都有他的陪伴,他已經是她生命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她的世界很小,不需要太多繁雜的東西,只要他眼中有她,已經足矣。

“生不生的事情,是你能說得準的么?”她抬眸,笑魘如花。

羅璟一噎,皺著眉頭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珍珠氣笑,狠狠擰了他一下。

看他呲牙咧嘴討擾。

她才松開了手,“不許胡思亂想,這種問題順其自然就好了。”

羅璟忙點頭,一副你說什么就是什么的模樣。

逗得珍珠掄起粉拳對他一陣輕捶。

屋內笑鬧的聲音清靈地飄散在安寧幽靜的院落中。

院子一角,金黃的菊花朵朵綻放,引得兩只彩色蝴蝶在花叢中來回飛舞。

雪白的貓咪邁著優雅地步伐踱步而來,蹲坐在芬芳怡人的菊花旁,抬起琥珀色的眸子盯著那兩只輕舞飛揚的彩蝶兒。

屋角陰影處,閃動著幽綠光芒的黑貓,后腿一蹬,黑色的身影快如閃電,直直朝兩只彩蝶兒飛撲而去。

可惜,兩只彩蝶兒似有所覺,煽動著漂亮的大翅膀打著旋向上飛走了,讓黑貓撲了個空,直直落入了菊花叢中。

朵朵金菊在它身下折彎了腰肢,整片的菊花叢里空出了一個大窟窿。

“……哎,曦曦你快看,小黑把菊花折斷了那么多”

三個高矮不一的孩子從院外跑了進來,略高的男孩拉著粉嫩的小女孩告狀。

略矮的男孩從后面跑了上來,牽住了小女孩另一邊手。

“姐姐,娘說,小黑是小咪的爹是么?”

小女孩盯著菊花叢蹙眉,隨口應了聲,“應該是吧。”

“珩哥兒,你不能叫曦曦做姐姐。”大男孩瞪著小男孩。

“偏不,我就要叫姐姐。”小男孩回瞪。

“好啦,好啦,你們別又吵架了。”小女孩拉著他們,各自看了一眼。

兩個男孩互不服氣,卻也停了爭吵。

“我們去告訴娘,小黑又搗蛋了。”小女孩看著想溜出菊花叢的黑色小影子,連忙拉著兩個男孩往正屋跑去。

菊花叢中的黑貓身影僵了僵,回首朝那個去告狀的小身影幽幽望去。

“喵”真是愛告狀的小麻煩精。

黑貓后腿一蹬,從菊花叢中一躍而出。

“喵”快走,一會兒被捉住要被嘮叨了。

黑貓招呼了一聲白貓,迅速消失在墻角。

白貓慢悠悠起身,抖了抖一身雪白的毛發,這才邁著小碎步優雅地跟著黑貓走了。

遠遠地,小女孩嬌嫩清脆的聲音從屋內悠悠傳出。

一黑一白的貓影,已經消失無蹤。

兩只彩蝶兒在院中飄舞一圈,又飛回了菊花叢中翩翩起舞。

(全文完)

  

上一章 返回目錄 返回書頁
捕鱼达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