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全本小說 > 彪悍農女擒夫記 > 目錄 > 正文內容 第575章 番外9,全文完

第575章 番外9,全文完

小說:彪悍農女擒夫記 作者:湘君 字數:2499 更新時間:

  

“老夫人,老夫人,您快去前堂主持大局,少夫人要生了。”貼身嬤嬤匆匆進來。

張小環聽到這話,原本在寫著大字的手一抖,把筆一扔,起了身,一個心急,閃著腰了,“哎約,我的老腰。”

張小環被嬤嬤扶住,那嬤嬤忙說道:“老夫人可要緊?要不要請大夫。”

張小環擺手,“不要緊,咱們趕緊去前堂,家主恐怕又要受不住了,我若不上前主持大局,恐怕要慌亂成一團。”

“這都第三個孩子了,想不到家主竟然還如此不放心。”

“你們可曾攔住他,沒有沖進產房吧?”

“人是攔住了,若是老夫人再不去,恐怕要攔不住了。”

“這孩子就不聽話,彤彤正在生,他這么一沖撞進去,豈不把人給嚇著,快扶我去。”

張小環一把老骨頭卻是腳步飛快的來了正堂,就見侄孫張義正在產房前團團轉,若不是有護衛攔著,恐怕早已經沖進了產房。

張小環撫額,都兩孩子的父親了,怎么就沒有學乖?

張義見張小環來了,忙走了過來,“姑奶奶,您說這一胎會不會是個女娃娃,若再不是個女娃娃,彤彤恐怕還想要生,我當真是焦心的緊。”

張義說完又沒頭沒腦的說道:“姑奶奶,我先前找了個女嬰正候在外頭,要不呆會若再生下兒子,我便乘著她不注意把兒子給換了,換成女娃娃,也免得她成了心結。”張小環一聽氣不打一處來,這侄孫什么都好,就是在男女之事上有些悶頭悶腦的不開竅,張小環拿起拐仗就往他頭上敲,“你腦子沒壞吧,自己生的孩子要強行抱走,再抱

一個八桿子不相干的人來充數,若是被彤彤知道了,還不知道怎么修理你。”

張義大驚,背著手來回的走動,就是想不出更好的辦法。

張小環只覺得這孫子的腦袋是沒救了,一遇上彤彤就有點弱智,不知道宛宛什么時候回來,再不回來管教一下,她這把老骨頭都要進土了。

正在這時,管家匆匆從外頭跑進來,“老夫人,老夫人,原來你在這兒。”

彤彤要生了,不在這兒在哪兒,張小環怒瞪過來,那管家立即穩住腳步,又忍不住驚喜的說道:“老夫人,不得了,他們回來了,已經在府外。”

“什么不得了,今個兒不準說這句話。”張小環忽然反應過來,“什么他們?他們是誰?”

“太上皇和太后回來了。”

那管家補充,張小環早已經激動得要站立不穩,張義忙上前扶住,“您老還是坐著,我這就去府外迎岳父岳母去。”

“站住。”

張小環剛坐下的又起了身,她整了整衣裳,把打拐仗交到嬤嬤手中,又理了理兩鬢的頭發,才說道:“你好好守著彤彤,還有不準進產房。我這就去接他們。”

張小環才走了兩步差一點摔倒,張義和嬤嬤要上前相扶,張小環一把推開,“怎么的,你們要讓我在大丫面前丟臉,想當年大丫可是夸我才貌不輸男子。”

張義一臉的古怪,那嬤嬤自是知道張小環的用意,當即攔住張義,主仆兩就這樣往前走去。

才走兩步,張小環回頭,“你把那拐仗丟了,你拿在手上是個什么事兒。”

那嬤嬤好笑,不得不把拐仗藏了起來,主仆接著往府門口走去。

果然在府門口看到完顏玉和宋青宛正風塵仆仆的進來。宋青宛挑開帷帽面紗,露出真容,簡直這么多年了也不見她有什么變化,還像當年那個大丫,張小環有些嫉妒,怎么就不見她老呢?在外頭過得逍遙了吧,連太上皇都年

輕了好幾歲,這一對活寶,世間僅有。

“夫人竟然還如此健朗。”

宋青宛上前握住張小環的手,“你這樣我就放心了。”

張小環挺起胸膛,“自是還能健步如飛的。”她身后的嬤嬤卻是翻了個白眼,嘆了口氣。

從府門到正堂,有好長一段距離,宋青宛明顯感覺到張小環已經年邁,走路慢了不少。

她配合著張小環的步伐,一邊說著自己在外頭這些年的經歷。她走過大江南北,見過不少人文風貌,這次她跟完顏玉回來,一是看看家人,再則準備建一艘超大的海船,他們兩打算出海去見見世面,第一站自是去大奇,接著沿海一

帶的國家,宋青宛想要補充一下先前張義繪制的海外輿圖。

來到正堂,看到張義,得知彤彤正在生產,居然生第三胎了,宋青宛很是心疼這個女兒,怎么生這么多,年紀怕也只得二十幾歲吧。

宋青宛一行人才走到正堂,里屋就傳來孩子的哭聲,那穩婆抱著孩子出來忙道喜:“恭喜家主,賀喜家主,娘子生下的是位千金。”

張義算是安下心來,抱著女兒就愛不釋手,終于他們有一個女娃娃了?為了這個孩子,彤彤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宋青宛跟張小環進屋里來,看著依舊年輕、氣色還不錯的彤彤,令宋青宛想起當初生他們三個的時候,每次都難產,最后都險之又險的生下,如今輪到彤彤做母親,沒想

到她還算順利的。曾看過張小環的來信,彤彤前兩胎生下兩兒子,一直想要個女兒,每次順產都還順利,這次宋青宛回來,便是想勸勸孩子,生下三個已經夠了,不能再生,再生會對自己

的身體不好。

而張家有兩個兒子傳承下去已經好過當年張義獨苗一枝。

張小環在內室同彤彤說了一會兒話便起身出去了,剩下母女兩人,宋青宛摸了摸她的額頭有些心痛她。

好在這張義是個好的,對彤彤也是千依百順的,又有張小環坐鎮,這府中上下沒有誰敢對自家女兒不好。

這幾年彤彤跟著張小環學著做生意,張府的生意接了過來,如今更是做到了大江南北,便是海船也有十幾艘,來來回回在海上,與大奇的生意很是頻繁。

母女倆說了會話,完顏彤不知不覺便睡著了,宋青宛親自為她擦了身,接著出了屋,張小環坐在正堂正等著她。

兩人多年不見,有不少話要說的,于是宋青宛和完顏玉便在張府住下了,也只給宮里的元吉送了個信。

沒兩日,元吉微服出宮,來到張府,一家人團聚,如今的元吉已經坐上了九五之尊,整個南越交到了他的手中。

軍機營的事在他的指導下,武器越來越厲害,武器的強悍超出周圍幾國,這次宋青宛和完顏玉打算出海,自是要從軍機宮里帶走一批先進武器的。

一家人圍在一桌吃火鍋,宋青宛親自下的廚,張小環還是腿腳不好,最后用了拐仗,見宋青宛看來,她臉色有些尷尬。當年她穿著騎馬裝,帶著宋青宛奔跑在洛陽的街頭,她英姿颯爽,巾幗不讓須眉,宋青宛不知多少次說她不輸男兒,發今年邁,宋青宛依舊拉著她的手,說道:“人老了,

但依舊是一個英姿勃勃的老人。”

倒是把張小環給逗樂了,“你啊你,總能說得我開心。”

在興王府城呆了數月,宋青宛與張小環和彤彤成日在一起,最后終是到了離別的時候,交代給元吉建造出海的船已經做好,該是他們出發的時候。

或許只有等到宋青宛和完顏玉兩個都老了,再也走不動了,才會安心的在興王府城住下,抑或是某個異地他鄉過著普通人的生活,直到老去。

出海的這日,完顏元豐微服而來,竟是快馬加鞭趕過來的。

先前兩人曾去過大理見過他,本以為他不會再來,沒想到元吉還是給他遞了信息。

三個孩子站在碼頭,望著兩人登上大船,最終完顏彤哭了,元吉和元豐卻是抿緊了嘴,看著父母離去。

在船上,宋青宛與完顏玉相擁,望著慢慢遠去的岸邊,還有慢慢遠去的親人們,宋青宛嘆道:“真是舍不得他們。”

完顏玉卻道:“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咱們這樣挺好的。”

“不問世間煩惱,只過咱倆的小日子。”

“好,一切都聽你的,下一站,去哪兒?”

“大奇吧,倒有許久不曾見大奇王子了。”

引來完顏玉的笑聲,“想當年你與我賭氣去了島上,后來我來了,卻看到你跟大奇王子在一起,那時候,心里真不是滋味兒,這一次咱們去大奇,你得女扮男裝。”

宋青宛受不住的咬了咬牙,“你啊你,都老了還亂吃飛醋。”

“女扮男裝?”

“好,我又是你兄弟了,還得貼個胡須,你明知道我討厭胡須。”

 全文完。 

  

上一章 返回目錄 返回書頁
捕鱼达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