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全本小說 > 一遇男神暖終身 > 目錄 > 正文內容 第538章 番外完

第538章 番外完

小說:一遇男神暖終身 作者:珈藍 字數:3443 更新時間:

  

番外三:

關于沈美食家,在經歷知枝于手術和結婚的半年后,終于接到了可以試菜的通知。

這次試菜,因為知枝變成了天陸集團董事長夫人的原因,格外收到外界的關注,四面八方的媒體頓時涌來度假村做詳細報道,還有許多看熱鬧的人,把昔日平靜悠閑的度假村擠得水泄不通。

林驍早在陸焉識的吩咐下,從世界各國空運來新鮮珍貴的食材。

吳知枝此刻正在一種一種試口感。

陸焉識跟在她身后,怕他緊張,像條人形尾巴一樣,每隔幾分鐘就要對她說一句,“只是個美食專訪而已,不要太緊張。”

“我沒緊張啊,倒是你,怎么看著比我還緊張?”她轉頭,似笑非笑。味蕾已經恢復,她扎了一小片古巴烤肉吃,肉質非常的……鮮嫩。

她嚼一嚼,品一品,細嚼慢咽,等全部吞下去了,才對陸焉識說:“這個烤肉蠻特別的。”

陸焉識看了一眼,“古巴烤肉,目前應該是M國中部的代表美食。”

吳知枝唇角掛了點笑容,“估計醬汁還能再改改,改良一下。”

陸焉識湊過來,“知了,你打算做什么啊?”

吳知枝瞅他,“想吃啊?”

陸焉識毫不掩飾自己的吃貨本性,“想!”可是他又不想她那么累,糾結了又糾結,才說:“你現在身體才剛過恢復半年,還是不要太累的好,這樣吧,你就只給沈美食家一個人做吃的吧,其他人,我叫我們家大廚來對付。”

“這怎么行?!”吳知枝不同意,“來了那么多人,我就只給沈美食家做,這多區別對待,我覺得不好。”

“我就是不想你那么累。”陸焉識認認真真地說。

吳知枝勾唇,“沒事,你把你們家大廚都叫來,跟我磨合一下,我做總指揮就行了。”

“好。”陸焉識立刻去打電話了,打完又是跟一條尾巴一樣,老粘著她。

吳知枝嘆氣,“哎!你出去外面休息嘛,一天到晚盯著我,知不知道我壓力很大?”

“之前不是跟你說過了嗎?”

“說過什么?”

“和好的時候。”陸焉識看著她,“我說我性格還是挺孤僻,就喜歡一天到晚粘著你,還喜歡瞎吃醋,你還說,沒關系,你哄著我。”

吳知枝:“……我沒說過吧?”

“哼!你這個渣女。”

吳知枝:“……”

這家伙,自從結婚后,天天就是個人形尾巴,跟集團請了半年假,就為了天天來盯著她吃飯睡覺玩,真是白瞎了他那么辛苦才創造出來的業界精神。

x

沈美食家是在第二天晚上抵達了,穿了一身黑色西裝,扮相風致楚楚。

餐廳里到處坐滿了人。

蘇北親自招呼他,還送了他一瓶名貴的紅酒。

奈何沈美食家油鹽不進,看著那瓶紅酒,只說自己不喝,意思就是等下菜要是做得不好吃,就別怪我不客氣,賄賂也沒用。

在眾人巴巴的等待中,頭盤甜點終于上了。

還是當初他吃的那盤紅藍樹莓果霜。

沈美食家看了一眼,面露輕蔑,隨后拿起叉子,扎了一顆紅樹莓放進嘴里,嚼了嚼,笑容不見了。

這道甜點,做得跟之前一模一樣,但是又很不一樣,好像添加了什么他第一次嘗不出來的東西,是什么呢?迷迭香?不太像,薄荷葉,又不夠涼?嗯……到底是什么呢?

向來自信的沈美食家都嘗不出來。

吃到差不多快第五道菜的時候,沈美食家忍不住問蘇北,“主廚是吳知枝嗎?”

“千真萬確。”蘇北認為沈美食家在懷疑他們在找搶手,邊不爽又耐著性子地說:“現在有記者在里面采訪。”

沈美食家點點頭,終于開口,“我能見見她嗎?”

“她現在在做菜。”

“我是說,她做完菜之后,我能見見她嗎?”

蘇北瞅了這人一眼,這人已經從剛才的高冷變成了現在的迷弟,說道:“那得看她愿不愿意了。”

沈美食家嘆氣,有成見咯,早知道剛才進來就不要那么拽了。

等十道菜全吃完,沈美食家已經在微博上寫道歉信了,然后各種稱贊知枝的廚藝,還說完全可以比擬三星米其林,值得特意飛到S市的度假村來品嘗。

眾記者,也紛紛是這么覺得的,都吃得很開心,所以當晚的采訪,都寫得很溫柔。

吳知枝聽到蘇北說沈美食家想見她,做完所有菜系后,就從廚房里出來,迎面聽到的,吃得很開心贊美的生意,有些記者還跟吳知枝打招呼。

看這個情況,等報道一出來,度假村就會身價翻倍,到時候游客肯定絡繹不絕。

吳知枝對這個結果,很滿意。

沈美食家見到穿白色漢服的吳知枝,當下就率先起身,迎過來握住她的手,“你好,吳主廚。”

吳知枝聽了這稱呼差點笑噴了,彎著唇說:“叫我知枝就好了。”

“好的,知枝,你做的菜實在太好吃了。”

吳知枝頷首,“沈美食能喜歡是我們度假村的榮幸。”

“叫我沈慎就可以了,不用這么見外。”

“……”吳知枝心想:我們好像沒有這么熟。

沈慎道笑著說:“知枝,你現在有空嗎?我想跟你談一下,開連鎖餐飲的事情。”

吳知枝:“……”

想了想回答他,“抱歉,沈慎,你也知道,我前些天出過車禍,現在身體才剛剛恢復一點,只怕對開連鎖餐飲的事情,暫時有心無力。”

“嗯。”沈慎居然很理解地點著頭,“新聞有報道過,我明白,你的身體還沒好透。”

自此,沈美食家就成了吳知枝的小迷弟,他在自己的微博里這樣寫到,度假村的吳知枝主廚,是他終身的美食寵兒。

看了這則報道的陸焉識目光沖吳知枝看過去,帶著探究和審問。

吳知枝一臉尷尬,“他要這么寫,我有什么辦法?”

“終身的寵兒,呵呵,這話聽起來很甜啊。”

吳知枝嘴角微微一抽,站起來,繞到他身后去抱住他,“哎!你氣這做什么?明明就知道,我心里只有你的嘛?”

這個擁抱愉悅了陸焉識,他微一揚眉,“嗯?”

“天天等著我給你說好話,小陸,你越來越不像樣了啊。”她偏偏就不說。

陸焉識皺著眉,“誰答應過的?”

吳知枝那時候為了哄他和好,說的話,都是自己搬起的石頭,現在天天砸自己的腳,她嘟著嘴說:“你就不能信任我一點?”

“我故意的。”

“什么?”

“我就是喜歡你哄我。”

“……”吳知枝無奈,趴在他背上戳著他的腦袋,“你你你……”

陸焉識回頭頭來,唇角揚著愉悅的弧度,“叫老公。”

“小陸子小陸子小陸子……”

“你這是欠收拾。”他回過身來,一把抓住她,將她抱到了床上去,初夏的夜晚,槐花冒出了點端倪,干燥的夜風中浮動著一股朦朧的暗香……

x

關于小包子。

要說結婚后最大的變化,便是第三年年尾知枝懷孕的事情。

因為知枝之前在鬼門關走過一遭的關系,陸焉識一直不讓她太早懷孕,要她每天食療+運動,把身體鍛煉好再懷孕。

第三年的年尾,陸焉識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就每日給知枝拆一顆葉酸吃。

知枝乖乖吃了,喝點水吞服,問他,“這又是什么補品?”

“葉酸。”

“這是什么東西?補什么用的?”

“孕前三個月補充,可以預防胎兒腦神經發育畸形。”

“……噗!”她懷疑自己聽錯了,瞪大眼睛,“你說這是什么啊?”

“孕前吃的。”陸焉識直接說重點。

吳知枝:“……”

之后就是努力在努力,終于在一個月后,吳知枝成功的不來例假了。

吳知枝拿著他給的驗孕棒一邊走進廁所一邊嘀嘀咕咕,“我靠!才一個月就中招,不是這么牛批吧。”

結果一驗,兩條杠。

她的表情可以說是目瞪狗呆,臥槽!真懷了,這可怎么辦啊?

怎么辦?當然就是好好孕育小生命了。

懷孕初期,知了就像個太皇太后,陸焉識不再每天來逼她起床運動了,而是讓她睡個夠,一起來,就有專人準備的營養早餐吃,還有飯后果汁,堅果,各種新鮮水果,她覺得懷孕也不錯嘛,至少可以睡到自然醒。

懷孕期間的人,就是平時很機敏優秀,這一刻也很可能會腦子秀逗犯蠢的。

就比如這一刻的吳知枝,她拿起一串葡萄,心想:這孕婦能吃嗎?

不知道能不能吃,就去給陸焉識打電話。

日理萬機的陸先生此刻正在集團里開例行會議,接到老婆的電話,即可就抬手讓人停止說話的聲音,接起了愛妻的電話,“喂。”

“小陸啊,問你個問題。”吳知枝在電話里面問。

“什么?”

她手里拿著一串剛摘下來的新鮮葡萄,“孕婦可以吃葡萄嗎?”

“……”陸焉識一頭黑線,“當然可以啊。”

“那能吃番茄嗎?”

陸焉識揉眉心,心想你他媽是在逗我?

他沉著聲音給她科普,“麻辣燙跟燒烤少吃就行了,其他都是可以適當吃的。”幸好他早就查過資料,心里有標準答案了。

“哦,那就好,我吃葡萄去了,你繼續忙吧。”

“沒有其他問題要問了嗎?”陸BOSS耐著性子再問。

吳知枝搖搖頭,“沒有了,啊!葡萄很好吃,我留點給你回來吃吧。”

陸焉識:“……好吧,注意安全,不要跑,不要做劇烈運動。”

“放心,我一定聽你的,天天窩在床上。”吳知枝拿開手機,躺在床上舒服的想,懷孕的日子簡直不要太爽!

幾個月后,知了成功誕下一枚小公主,取名陸知焉。

她從廠房里被推出來,臉色蒼白,身側放著他們愛的結晶,小知焉。

陸焉識沒去立刻看女兒,而是握住吳知枝的手,心疼地刎刎她的額頭,才百感交集地說:“謝謝你,老婆。”

知了虛弱一笑,“生孩子太疼了,我以后再也不想生了。”

陸焉識摸摸她的臉,承諾道:“好,我們就生這一個,以后不生了。”

x

陸知焉長大后,也不知道是像誰,小嘴巴特別的聒噪,才三歲出頭,見什么都要起個外號。

看見蔣青弈的加菲貓,非要給人家取名為“妞妞”,人家分明是枚男貓,她非單方面喊人家“妞妞”,喊得“妞妞”都差點跟她炸毛。

看見度假村里的黃鶯,就喊人家“美美”,吳知枝問她為什么,她奶聲奶氣地說:“它長得美。”

“那……是你媽美,還是人黃鶯美?”

“那是“美美”,媽咪,你叫錯名字了。”

“好吧。”

吳知枝剛應完,陸知焉小盆友補了一句,“當然是“美美”比較漂亮了。”

吳知枝:“……”

這熊孩子,到底是像了誰?

看見米米,就叫她“一百元”,米米哭笑不得,“知焉,為什么喊我一百元啊?”

陸知焉天真活潑地說:“大家都說米米是一百元,你叫米米,那不不就是一百元了嘛?”

米米:“……”

“知焉,走了。”假日的早晨,陸焉識從樓上下來,穿了一身淺色休閑服,顯得整個人清雅溫柔。

陸知焉小盆友問他:“爸爸!我們去哪里?”

“去寵物店,你不是說想買狗嗎?”

“好耶!”陸知焉小朋友一聽去買狗,立刻屁顛屁顛跑回去換鞋子。

吳知枝一聽這話,趕緊追出去囑咐,“喂!帶“月亮”去玩一會就行了,別再買狗回來了。”

月亮是一條金毛狗,是陸知焉小朋友的寵兒之一。

自從陸知焉小盆友顯現出熱愛小動物后,陸焉識已經前后給她買了四條狗,三支貓了,再這樣買下去,他們家可以開寵物院了。

“好,知道了。”陸焉識鄭重點頭,去給“月亮”帶上防走失繩。

小聒噪被爸爸領走之后,世界終于恢復清靜了,吳知枝開心地呼出一口氣,去廚房倒果汁,結果等父女兩回來時,她就炸毛了。

因為陸知焉小盆友手里拎著個寵物出行包,出行包里,是陸知焉小盆友的新寵,小白兔幾一枚。

吳知枝的額角抽了抽,“……”

她就知道!這個男人,對他女兒的寵是毫無下限的,早知道就不能讓他一個人帶出去!

陸焉識看老婆生氣了,看了陸知焉一眼。

陸知焉這個小禍害還挺懂看眼色,對著吳知枝奶聲奶氣地說:“媽咪!這個兔幾是我跟爹地送給你的生日禮物。”

吳知枝:“……!!!”我信你個鬼!

(番外完)

  

上一章 返回目錄 返回書頁
捕鱼达人技巧